<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法律論文 >> 民法論文 >> 正文

自治組織與不完備家庭法

時間:2016/11/26欄目:民法論文

  自治組織與不完備家庭法

  1 家庭法的不完備性

  婚姻是一種契約,既然是契約就存在著不完備。家庭法也是如此,它被設計為要長期適用于大量的對象,適應于大量迥異的案件,而且家庭法的設計者們自身也存在諸多不完備,所以家庭法必定是不完備的。

  完備的法律是一種理想且達不到的狀態,它是要天下人都知道而且都沒有相反的意見,這才是完備的法律,顯然這是不可能達到的,家庭法亦是如此。在立法的過程中,立法者是存在有限理性,他不可能詳細掌握所有的一切,對于未來的不確定性,他又無法全部準確預測。具體原因分析如下:

  1)人的有限理性。由于人的大腦思維能力是有限的,況且人們通常都不可能獲得與決策相關的全部信息,因此任何個人在一般條件下都只能擁有"有限理性",同樣立法者也是如此,他們不可能獲得全部信息,也不可能對各種復雜的環境和狀況作出相應的計劃。

  2)對特定的一些行為沒有進行界定或者對這些特定的行為只是進行個別列舉。

  3)社會發展日新月異,人們的思想觀念也不斷更新變化,一些法律立法還是為解決"老"問題而設計,不適應也解決不了新問題和新時代發展的需要。

  4)立法者設計家庭法時有意設計導致不完備。立法者出于執法力度及有效性的考慮,在設計法律時有意或多或少設計不完備。因此導致出現大量法無明文的立法空白。

  那么在婚姻家庭法中,剩余立法權和剩余執法權在哪些機構進行分配呢?通過成本收益分析分配的結果是否能達到最優?下面我們就這些機構與不完備家庭法進行經濟學分析。

  2 自治組織與不完備家庭法

  李建德認為,自治組織是對共用物品的需求所產生的制度安排,這種共用物品是社會上一部分成員所需要的。它不是由國家制度來提供的,是一種自利自為的非政府的民間組織。而且它與其他組織不同,并不是以贏利為目的,所以,又稱為非營利組織(Nonprofit organization)。自治組織可以從不同的角度或按不同的標準進行分類:按照成員分布的狀態可分為社區性的和分散性的;按所需的共用物品性質可劃分為追求自身利益者的集合與追求公共利益者的集合。

  自治組織也有自己的博弈結構。第一,自治組織的成員規則或稱為進入規則,根據不同的自治組織會有不同的進入規則。如在公益性的自治組織中,通常實施的是自由進出的成員規則。第二,自治組織的目標規則,又稱加總規則。自治組織存在著某種共同的利益,這種利益,就是該組織的行為目標。不同的自治組織,選擇不同的目標規則。有全體一致規則:即對某項目標的決定實施全體一致同意通過;多數規則和可信權威原則,為了降低制度成本,在自治組織中需要權威的存在,但自治組織的權威不具有如國家那樣強制性權威,只可能具有可信的權威。第三,自治組織的職位規則,或稱授權規則。當然在不同的自治組織中,職位規則也各不相同。有不予授權的職位規則,自上而下授權的職位規則和自愿分工的職位規則(2000,第 189 頁)。

  在不完備家庭法中,自治組織具有很重要的作用。比如在中國,居民委員會、婦聯就屬于自治組織。它們有利于提高婦女法律素質及依法自我保護的意識,是為婦女提供全方位的法律保護。比如家庭暴力的問題,由于家庭暴力的隱蔽性及多種其他原因造成了受害人不愿意到法庭起訴,而法庭是被動執法,因此單單依靠法庭是不夠的,這時候自治組織如婦聯就起到了很好的補充作用。婦聯有自己的一套嚴密完整的組織及維權機構體系,深入基層,因而它獲取信息的成本相比較其他的部門來說較低,婦女兒童在家庭中的利益受到侵害時,它能在第一時間以較低的成本獲取信息,并對其給予救助。因此自治組織在不完備婚姻家庭法的執行過程中體現了它重要的必不可少的補充作用。

  3 剩余權力的配置及成本收益分析

  3.1 不完備家庭法剩余權力的配置

  在奉行"三權分立"原則的國家中,立法權在法律上歸屬于議會,議會的立法權受到行政機關和司法機關的制約,社會主義國家的立法權通常屬于最高國家權力機關,中國的國家立法權屬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與其他國家不同,中國現行立法體制獨具特色。在中國,立法權由兩個以上的政權機關行使,中國存在多種立法權,如國家立法權、行政法規立法權、地方性法規立法權,它們分別由不同的政權機關行使。法庭是被動的執法者,我們應該掌握主動權,化被動為主動,由一個部門來實施主動執法。

  那對不完備家庭法中所產生的剩余權力究竟如何在法庭、政府部門及自治組織之間進行分配呢?本文認為權力配置時應該追求整體經濟效益最優化,提高效益降低成本。對于剩余立法權來說,不同法律體系國家的剩余立法權是不同的。在民法體系國家中,法庭只有解釋而不能創設法律;在普通法系國家中,法庭不僅享有原始立法權而且還享有剩余立法權。對于剩余執法權來說,在受害當事人沒有起訴并且沒有產生嚴重的損害行為時,將剩余權力分配給自治組織;當產生了一定的損害行為或預期一定的損害程度時,應當將此權力分配給政府部門如公安機關;當受害當事人進行起訴時剩余權力則交由法庭。

  3.2 不完備家庭法中剩余權力配置的成本分析

  剩余立法權和執法權配置給法庭,其產生的成本有:第一,法官的工資、福利等開支;第二,法官在處理案件中所消耗的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時間成本;第三,訴訟雙方當事人的成本:經濟損失、身體傷害以及精神上的無盡煎熬,這都構成的訴訟當事人的成本,這訴訟成本是相當高的;第四,法庭所產生的成本還包括錯誤成本。法律經濟學中的錯誤成本指法院錯誤裁判所耗費的未帶來正效益的投入。

  如果受害人沒有受到嚴重的危害而且受害人沒有起訴時,政府部門的執法成本遠遠大于其所得到的收益,此時我們可以將剩余權力分配給自治組織,自治組織所產生的成本有:自治組織在家庭糾紛發生時,要深入家庭中進行走訪、調解,這過程需要投入人力物力從而導致產生大量的成本;發給專職工作人員的工資費用等等。

  3.3 不完備家庭法剩余權力配置的收益分析

  科斯在其《社會成本問題》一文中對經濟效益給了實質性的揭示。他強調,在決定法律權力的賦予時應該權衡利弊,以較少的損失換取較多的收益。在對法律進行規范性經濟分析時,判斷法律制度的制定和實施是否有效益,其標準主要是看其影響或產生的結果是否達到帕累托最優,即如果在另一種生產上的可行配置能夠使該經濟中全體個人都感到與原來的配置相比至少同樣好或更好些,那么這種資源配置就是最優的。

  波斯納在其著作《法律的經濟分析》中指出:"效益意味著資源分配達到價值得最大實現。"對法律而言,一方面要使社會經濟效益達到最大化,另一方面平衡各個利益集團矛盾沖突,實現社會正義,真正實現法律經濟效益。

  根據上面闡述,當不完備家庭法依據損害行為、預期損害程度及當事人個人的選擇,我們將剩余權力在法庭、政法部門及自治組織三個機構中進行分配時,我們應權衡剩余權力這樣分配的利弊,分析這樣產生的結果是否達到帕累托最優。如果受害人沒有受到嚴重的危害而且受害人沒有起訴時,我們可以將剩余權力分配給自治組織;如果受害人受到一定程度的危害,我們可以將剩余權力分配給政府部門;如果受害人受到一定程度的危害并且起訴到法院,我們將剩余權力分配給法庭,此種分配促進實現了社會資源的最佳配置,節約了社會成本。這種配置使資源達到優化,對家庭法涉及的當事人來說,給他們及時提供了幫助及解決措施,為家庭的穩定、和諧發展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它的穩定與否直接影響著這個社會的穩定與發展。因此通過這種剩余權力的分配,有利于社會的穩定、經濟的發展。

  參考文獻

  [1] Chenggang Xu,Katharina Pistor.Enforcement Failure under Incom-plete Law:Theory and Evidence from Financial Market Regulation,2005.

  [2] 卡塔琳娜·皮斯托,許成鋼。不完備法律---一種概念性分析框架及其在金融市場監管發展中的應用[A]// 比較[C].北京:中信出版社,2002.

  [3] 許成鋼。法律、執法與金融監管---介紹"法律的不完備性"理論[J].經濟社會體制比較,2001(5)。

  [4] 鄒喻,顧明。法學辭典[K].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382.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