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語文教學藝術的核心:情感性、創造性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教學現狀。在應試教育思想的嚴重干擾下,高中語文教學大量采用了條分縷析的“科學化”方法。做練習,講練習,似乎成了語文教學的“主旋律”。語文教學完全喪失了人文學科的獨特優勢,學生的整體語文素質也難以得到較好的培養和提高。我們作了部分畢業生的跟蹤調查,一些學生在回顧高中階段的語文學習時說:“圍繞練習講授課文最沒勁”;“高三時整天做練習,煩透了,現在想來幾乎都是無用功”。許多老師也感慨:語文越來越不會教了。語文教學已成了世紀性難題。為此,我們語文組從97年起開展了《構建“三化”高中語文教學模式》課題(市級)的研究,下面把我們近幾年在“藝術化”方面作的一些思考探索總結如下。  
    
  “語文教學藝術”的界定。長期來人們對教學藝術一直有著不同的理解,主要有以下幾種:  
    
  1、激勵樂學說。第斯多惠說:“教學的藝術不在于傳授的本領,而在于激勵、喚醒、鼓舞。”(《德國教師教育指南》)蘇霍姆林斯基在《教學的藝術》一書中認為,教育的藝術在于能激發出學生心靈的感情,而且這種工作做得愈細致,愈有感情,從孩子心靈深處涌出的力量便愈大。盧梭在《愛彌兒》一書中指出:“教學的藝術是使學生喜歡你所教的東西。”“教他以研究學習的方法”。葉圣陶先生也一貫主張“教是為不教”,其目的也在于使學生會學、善學、樂學。  
    
  2、創造活動說。李密先生在《課堂教學藝術通論》一書中論證指出:“教學藝術乃是教師嫻熟地運用綜合的教學技能技巧,按照美的規律而進行的獨創性教學實踐活動。”張武開先生在《教學藝術論》一書中認為:“教學藝術是使用富有審美價值的特殊認識技藝進行的創造性教學活動。”蘇靈楊先生也認為:“教師之所以稱為藝術家,是因為教師的勞動本身就是創作,而且比藝術家的創作更富有創造性。”(《教師——塑造新一代人的工程師和藝術家》,《教育研究》1981.3)  
    
  3、審美說。閻增武先生認為:“借助教學過程中的審美感,可以給教學藝術下一定義:教學藝術是通過誘發和增強學生的審美感以提高教學效果的手段,這種手段的運用能使學生在有益身心健康的積極愉快的求知氣氛中,獲得知識的營養和美的享受。”(《淺析教育過程的審美感》,《教育研究》1987.2)  
    
  全日制普通高級中學《語文教學大綱》(試驗修訂版)指出,高中語文教學,要在初中的基礎上,進一步提高語文水平和各項能力,“掌握語文學習的基本方法,養成自學語文的習慣,培養發現、探究、解決問題的能力,為繼續學習和終身發展打好基礎”;“在教學過程中,要進一步培養學生熱愛祖國語言文字,熱愛中華民族優秀文化的感情,培養社會主義思想道德和愛國主義精神,培養高尚的審美情趣和一定的審美能力,發展健全個性,形成健全人格”。  
    
  通過學習理論,把握《大綱》精神,再聯系我們的教學實際,我們認為,語文教學藝術是指能激發學生興趣,激活思維,培養創新精神,在真善美的陶冶中不斷提高能力,形成健全人格的教學活動。其核心是情感性、創造性。  
    
  為了在教學中便于操作,很好地實施語文教學藝術化的構想,我們圍繞情感性、創造性,把語文教學藝術具體分解為如下四個方面:  
    
  一、知識的充實  
    
  在日常教學中,部分學生,甚至個別老師對知識的學習在認識上往往存在著兩個誤區:一是偏面強調知識的重要性,以知識為學習目的,把知識作為窮究的對象;二是偏面強調創新精神,實踐能力,輕視知識的學習。我們認為,知識是能力的基礎,只有學好知識,才能有效地提高能力;知識不是終極目的,學知識是為了運用。掌握知識的關鍵是如何學,要“既進得去,更能出得來”。  
    
  1、幫助學生建立新的知識結構  
    
  知識繁雜、零散無序是語文學科的一大特點,如果不對它們作科學的整合,學生將會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嚴重影響能力的發展。為此,在教學中,我們重視幫助學生建立新的知識結構。  
    
  瑞士心理學家皮亞杰的結構主義認識發展理論中有一個著名的公式:S  ==  AT  ==  R  。其中,S是具有一定刺激的信息、知識,A為個體接受的刺激;T為個體原有的認知結構,R為個體所作出的反應。這個公式的含義是:一定的刺激(S),只有當一部分(A)同化于個體認知結構(T)中時,個體才對刺激作出反應(R)。也就是說,在教學中,學生的學習始終以個體的認知結構為基礎。當教師講授的知識內容與學生原有的知識結構趨于一致時,學生就會把外來的知識納入已有的認知結構而獲得新知;當外界的知識內容與學生的認知結構不一致時,學生就會根據已有的認知結構或者產生抗拒,或者對外界刺激進行鑒別、改造,重新組織,一邊摒棄舊知識,一邊吸收新知識,形成新的認知結構。根據這一理論,教學中,教師要注意了解學生的原有知識結構,引導學生把新舊知識銜接起來,這樣才能幫助學生有效地同化新知識,迅速地建立新的知識結構。例如,我們在學習中國文學作品時,指導學生從已掌握的知識出發,構建以文學發展史為綱,融文體、作家作品、藝術風格等為一體的知識網絡,使新舊知識很好地銜接了起來。豐富的知識條理化、系統化,使“始繁者終必簡,始晦者終必明,始亂者終必整,始艱者終必流麗明快”(袁宏道語)。心理學研究指出,唯有結構才具有最強的遷移性,學生在知識網絡中學習課文,思維寬闊,不僅利于“接納”新知識,所學的知識也容易轉化能力。  
    
  2、讓學生嘗到運用知識的“甜頭”  
    
  獲取知識不是學習的終極目的,學習知識是為了解決問題。也只有讓學生在運用中嘗到“甜頭”,才能更好地維持強化學習興趣。例如把握詞義是語文閱讀能力的最基本要求,學生如能運用所學的語法知識,通過分析結構推斷詞義,往往能收到很好的效果。例如:  
    
  ①秦有余力而制其弊,追亡逐北。(賈誼《過秦論》)  
    
  ②“夙興夜寐,靡有朝矣。”(《詩經·已風·亡民》)  
    
  ③她重行經驗那天晚上那個人幽幽悄悄來報告惡消息時的況味。(葉圣陶

《夜》)  
    
  例①,通過結構分析,明確“追亡”和“逐北”同義并列,只要把握了“追亡”或“逐北”的意思就可以了。進一步分析“追亡”,動賓關系,根據語境,應解釋為“追逐逃走的敗兵”。例②,通過分析,“夙興夜寐”是反義并列短語,已知“寐”是“睡覺”之意,那么“興”應當是“起床了”。同樣,根據“夜”就可以推知“夙”是“晨”義。例③,“經驗”一般用作名詞,意為“由實踐得來的知識或技能”,例句中“經驗”已作動詞用,構詞方式為并列,聯系賓語“那天晚上那個人幽幽悄悄報告惡消息時的況味”,詞義可推斷為“經歷、體驗”。通過這樣的語言實踐,學生就能使所學的知識發揮積極作用,從而增強學習興趣。  
    
  重視新的知識結構的建立,重視知識的運用,知識就能變為能力。學生學得積極,學得充實。  
    
    二、思維的快樂  
    
  通過反思,我們認為教學過程中嚴重存在“重結果輕過程”的現象,學生的創新思維、創新能力遭到極大的扼制。由于缺少思維快樂,本應充滿勃勃生機的學習變得了無趣味。為此,我們作了如下嘗試:  
    
    1、以“發現學習法”思想為主設計課堂教學結構  
   

[1] [2] [3]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