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語文教學:呼喚詩性——詩歌教學隨想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朱光潛說:“詩人的本領就在于見出常人所不能見,讀詩的用處就在隨著詩人所指點的方向,見出我們所不能見,這就是說,覺到我們素認為平凡的實在新鮮有趣。”我們本來是能覺出趣味來的,只是因為我們的詩心被蒙上了一層又一層陰翳;但在詩人的指點下,我們還是覺出了,可見我們的詩心未泯。  

  詩存在的理由就是人活著的理由。  

  二  

  中華民族曾經是一個泱泱詩歌大國。從《詩經》到《楚辭》,從陶淵明到“建安七子”,從唐詩到宋詞到元曲,高潮迭起,名家輩出,精彩紛呈,璀璨奪目。詩人們張目人間,寄情世外,漱滌萬物,牢籠百態,人情物理,體察入微,或醉或醒,或執著或灑脫,或沉郁或飄逸,或振拔或淡遠,風情萬種,千古流芳。這是前人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批判地吸收和創造性地繼承這個精神養料,對于滋養性情、陶冶靈魂、重鑄民族精神具有其他任何東西無法替代的作用。然而,長期以來,中學語文教材和語文教學一直把她們置于青少年的視野之外。比如說,在剛剛試用的這套試驗修訂本之前的高中課本中,古典詩詞寥寥無幾;比如說,前幾年,高考試卷中的名句填空突然被砍掉,據說是為了減輕學生負擔;再比如說,相當多的教師對古典詩詞的講解以及幾乎全部訓練和測試包括高考試卷中的所謂詩歌鑒賞題差不多是在糟蹋詩歌和教唆學生厭惡詩歌。  

  如果說老年人的生活像散文,中年人的生活是小說,那么,青少年更應該與詩歌結下不解之緣。是誰斬斷了這個因緣?這無異于割斷了民族文化的血脈!  

  當然,詩歌的衰落有深刻的歷史和時代原因,但是,詩心沒有理由也不應該隨著那個詩歌繁榮的時代的消亡而一同被埋葬。  

  隨著商品社會帶來的價值沖擊,人們面對一個物質化的世界變得越來越實際了,現實功利訴求壓倒了一切。然而,物質的富足并不必然帶來精神境界的提高,相反,它常常會窒息人們的心靈。  

  我聽說,在西方,人們大多喜歡讀詩,一本好的詩集根本無須為銷路發愁,而到了莎士比亞、塞萬提斯、雨果、歌德等文化名人的生日或其他紀念日,全國各地會采用各種形式來紀念他們。但在我們這里,詩歌或流于民間各種惡俗的順口溜,或成為少數圈內人自娛自樂的工具,至于李白杜甫蘇東坡李清照則成了當地人發展旅游業的招牌或為經濟唱戲而搭臺的工具,有多少中國人知道并且愿意說起辛棄疾、關漢卿、曹雪芹呢?  

  三  

  詩歌確實是不實用的東西。孔子說的“不學詩,無以言”的時代早已過去,而現在詩歌只會讓人在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中變得不切實際起來,在“惜春常怕花開早,匆匆春又歸去”中變得迂闊起來,在“云破月來花弄影”中消磨了斗志……  

  于是,如果誰還沉浸在“吟賞煙霞”中,會被認為不正常;而說誰像個詩人,恐怕更多的是一種譏誚;多愁善感更是一種不合時宜的被取笑的奢侈。現代人早就沒有了“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亦如是”的情懷,沒有了“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的淡遠,沒有了“白云回望合,青靄入看無”的雅趣,沒有了“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的從容,更沒有“晴空一鶴排云上,便引詩情到碧霄”的興致,沒有“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的胸襟,沒有“靜看蜂教誨,閑想鶴儀形”的俊逸,沒有“新松恨不高千尺,惡竹應須斬萬竿”豪情,當然也沒有“一片花飛減卻春,風飄萬點正愁人”的哀惋和“酒債尋常行處有,人生七十古來稀”的灑脫……  

  所以詩性的衰頹實質上是人性的萎縮,現代人可以上天入地,生存空間急劇膨脹,但與此同時,心靈空間日趨褊狹。當然,詩人救不了世界,也救不了人心。但是,你可以嘲笑世人的貪婪,卻沒有理由嘲笑詩人的迂闊;你可以批評世人的意志消沉,卻沒有資格指責蘇軾“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的浩嘆。同樣,語文教育當然也不可能挽救世道人心,更不是要把學生都培養成詩人,但是,我們可以讓他們愛詩、讀詩,讓他們在詩歌的海洋中吟詠性情,在文學的殿堂里徜徉精神,在民族文化的深厚土壤上放飛心靈……  

  一個人在中學時代讀了哪些書、又是怎么讀的,注定要影響他的一生,他的心靈空間和人文視野,他的價值取向和精神旨歸,他的文化胸襟和審美情趣等等,都是在此基礎上發展發展起來的。因此,在我看來,中學語文教育的任務就是要把學生培養成讀書人、文化人,讓我們的語文教學帶上一層文化的色彩和詩性的光輝。  

  四  

  “一切文學都具有詩的特質,一部好小說或是一部好戲劇都要當一首詩看。”正像朱光潛所說,“詩比別類文學較謹嚴,較純粹,較精微。”詩歌是語言藝術的精髓所在,她從來就代表著文學藝術的最高成就。一個遠離詩歌的民族,算不上是文明的民族。詩歌在當今社會遭冷落的可悲處境,與其說是詩歌不能適應現代社會的需要,不如說是現代社會的文化演變正在偏離“美”的原則,正在向粗糙和膚淺、丑陋和病態的深淵滑落。  

  讓我們來看看2000年全國高考語文試卷中的一道詩歌鑒賞題——  

  對下面這首宋詩的賞析,不恰當的一項是:  

  約  客  

  趙師秀  

  黃梅時節家家雨,  

  青草池塘處處蛙。  

  有約不來過夜半,  

  閑敲棋子落燈花。  

  A.前兩句寫出了時令特色和地方氣息,從側面透露出詩人在靜候友人來訪時的感受。  

  B.第三句點題,以“夜半”說明詩人在久久等待,但約客未至,卻只聽到陣陣的雨聲、蛙聲。  

  C.第四句描寫了“閑敲棋子”這一細節,生動地表現出詩人此時閑適恬淡的心情。  

  D.全詩通過對環境和人物動作的渲染,描寫詩人雨夜等候客人的情景,含蓄而有韻味。  

  這道試題的A、B、D三個選項均停留在對詩句的簡單解釋上,勉強涉及到“賞析”的地方則吞吞吐吐、語焉不詳;惟有C項試圖進入詩人的內心世界,分析詩人的“感受”和這首詩歌的“韻味”,盡管不夠具體細致,倒還差強人意。但是,教育部考試中心的《高考試題分析(2001年版)》卻是這樣說的——  

  “C項中,‘閑敲棋子’確是一個細節的描寫,但我們仔細體味一下,約客久侯不到,燈芯很長,詩人百無聊賴之際,下意識地將黑白棋子在棋盤上輕輕敲打,而篤篤的敲棋聲又將燈花都震落了。這種貌似閑逸,其實反映出詩人內心的十分焦躁。由此可知,C項的賞析是不恰當的。本題的選項應是C。”(第15頁)  

  我覺得這個分析是沒有根據的。《約客》這首詩究竟營造了一個什么樣的意境,又表達了詩人什么樣的心情呢?且看——  

  江南的夏夜,梅雨紛飛,蛙聲齊鳴,詩人約了友人來下棋,然而,時過夜半,約客未至,詩人閑敲棋子,靜靜等候……  

  此時,詩人的心情如何呢?我看主要不是或根本就沒有什么焦躁和煩悶的情緒,而更可能是一種閑逸、散淡和恬然自適的心境。也許曾有那么一會兒焦躁過(這種焦躁情緒怎么會持續到“過夜半”呢?),但現在,詩人被眼前江南夏夜之情之景感染了:多情的梅雨,歡快的哇鳴,閃爍的燈火,清脆的棋子敲擊聲……這是一幅既熱鬧又冷清、既凝重又飄逸的畫面。也許詩人已經忘了他是在等友人,而完全沉浸到內心的激蕩和靜謐中。應該感謝友人的失約,讓詩人享受到了這樣一個獨處的美妙的不眠之夜。  

  如果這首詩就寫了詩人等友人而沒等到,因而“十分焦躁”,那還有什么詩意可言?  

[1] [2] [3]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