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傳統居住環境與古典文化的互動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一、傳統居住環境的構成
  傳統居住環境是由傳統住宅建筑及其周圍的物質要素共同營造而成的一種生活環境,相對于規模大、密度與容積率高、居民高度集中的現代城鎮住宅區環境而言,它有著自身獨特的構成特征與文化內涵。
  從物質要素構成來講,居住環境包括自然和人工的物質實體,自然的物質實體包括氣候、地理、水文、地質、土壤、地形、植物等,人工的物質實體包括路徑、種植、堆山、疊石、水池等。
  我國傳統居住環境的巧妙、獨特之處在于運用人工的手法,追求寫實性的自然景觀,模仿自然,再現自然,將自然的與人工的物質實體巧妙地統一起來,從而達到“雖由人作,宛自天開”的境界。
  從社會構成來講,我國傳統住宅可分為百姓住宅、文人住宅、官商宅第,直至王宮府邸。階層、生活愛好或信仰的不同、以及審美情趣的各異,使得傳統居住環境異采紛呈。其中,尤為突出的是文人住宅。古代文人深受“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的儒家傳統思想熏陶,他們可能是高官富商,亦可能是布衣百姓,只是相對于普通的官宦或百姓來說,他們的知識分子身份及文化成就更為突出。在傳統居住建筑的演化過程中,由于普通百姓住宅受到經濟技術條件的嚴格制約,王宮府邸又需恪守制式,文人住宅則相對活躍,對傳統居住環境、對古典文化的影響也更為深刻。
      二、傳統居住環境奠定古典文化的基本價值取向
  中國古典文化素以其蘊涵豐富的人文精神、審美理念、隱喻手法,與西方文化相映成輝。強烈的人文意識、細膩的審美體驗、曲折的隱喻手法,構成了中國古典文化的基本價值取向,而這個價值取向,可以說最初是由傳統居住環境奠定的。
  在我國傳統建筑中,住宅是各類建筑構成與形象表現的一種原型。無論是廟宇、祠堂、莊園、宅第、城鎮,其格局都基本遵循了住宅的范型,通過軸線而漸次延伸展開,等級秩序分明。傳統住宅及居住環境對于傳統文化、藝術創作和百姓的精神生活,都有著巨大的影響。
  1.強烈的人文意識
  在古代,人們視住宅為“陰陽之樞紐,人倫之軌模”,(《黃帝宅經》序)住宅把天與地、陰和陽契合為一個適于人居住生活的整體,“人因宅而立,宅因人得存,人宅相扶,感通天地”(《黃帝宅經》卷上,所引出自《子夏金門宅經》之佚文)。房屋的格局中蘊涵著一種宇宙的結構,并加入倫理的觀念,“父天母地兄日姊月”(《淵鑒類函》卷一),使住宅具有自然性與社會性的雙重意義,從而創造了一種“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秩”的環境(《淵鑒類函》卷十四)。
  這與中國古典文化中始終包含的強烈的人文精神是完全一致的,無論是漢唐以來儒道佛學說,還是宋明理學,都是納自然、社會、人生為統一體系的宇宙生成模式。它立足于人,指歸于人,始終關心人的精神發展和道德發展,關心人的生活意義,主張“厚德載物”的價值理性。
  傳統居住環境對于奠定古典文化人文精神的重要性,在《朱文公文集》卷十四《甲寅行宮便殿奏扎二》有極其精到的論述,“為學之道,莫先于窮理;窮理之要,必在于讀書;讀書之法,莫貴于循序而致精;而致精之本,則又在于居敬而持志。”“居敬而持志”正是我國古典文化中強烈的人文精神的準確寫照。
  2.細膩的審美體驗
  長久以來,中國人對于美好居住環境的營建是不懈的,富貴之家疊石理水,普通人家蒔花種草,或繁或簡,都力求將宅院裝點得有聲有色,古代中國人對于美的追求與體驗在居住環境中表達得淋漓盡致。
  在傳統居住環境中,人們獲得了最原始的直覺體驗:在聽覺上,他們陶醉于自然界的天籟清音,如“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唐·李商隱)、“倚仗柴門外,臨風聽暮蟬”(唐·王維)、“繞檐點滴如琴筑,支枕幽齋聽始奇”(宋·陸游);在視覺上,他們飽覽自然的華彩絢爛,如“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唐·劉禹錫)、“深院下簾人晝寢,紅薔薇架碧芭蕉”(唐·韓wò@①)、“秋色入林紅黯淡,日光穿竹翠玲瓏”(宋·蘇舜欽);在嗅覺上,他們沉迷于自然的清新芬芳,如“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宋·林逋)、“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唐·孟浩然)……在一切可以感受到的瑣事細節上,他們體驗著生命的愉悅,體察出自然的物性事理,正所謂“耳聞之而得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宋·蘇軾)。
  居住生活中的閑情逸致,逐漸轉化為古典文化的美學主張。儒、道、禪中的重體驗、重直覺、重詩化的體驗審美心理學,古典繪畫中講求的“師法造化,中得心源”,文學中的“觸景生情,情景交融”,都與傳統居住環境有著密不可分的深厚淵源。
  3.曲折的隱喻手法
  傳統居住環境中通過建筑、山、石、水、植物等物質要素的精心配置,一則娛觀者之目,二則益人情性,三則寄托精神追求。例如植物的選擇,清代李漁《閑情偶寄·種植部》記述木本、藤本、草本、眾卉、竹木69種,或品位高雅,或取意吉祥,大多有其寓意。
  我國古代花鳥畫的興盛,并非為了單純的賞心悅目,更有一定的寓意。宋代黃休復在《宣和畫譜》花鳥敘論中論道,“花之于牡丹、芍藥,禽之于鸞鳳、孔翠,必使之富貴;而松竹梅菊、鷗鷺雁鶩,必見之幽閑,至于鶴立軒昂,鷹隼之擊搏,楊柳梧桐之抉疏風流,喬松古柏之歲寒磊落,展張于圖繪,有以興起人意者,率能奪造化而移精神遐想,若登臨覽物之有得也。”所以,堂前宅后配置的、筆墨描繪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無不曲折、隱晦地反映了作者的審美趣味和性情操守。
      三、傳統居住環境是古典文化的表現內容
  我國古典文化的成就突出地表現在文學、繪畫等藝術上。文學在不同的歷史階段取得了不同的成就,但是傳統居住環境作為古典文學的一項重要表現內容,卻始終沒有改變。繪畫中的花鳥畫、山水畫,在中國繪畫史上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它們的發展源遠流長,與傳統居住環境亦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花鳥畫起步于人物畫、山水畫之先,也因草木蟲魚皆是日常生活中最常見的對象之故。山水畫出現于戰國之前,滋育于東晉,確立于南北朝,興盛于隋唐,雖然著重于山川自然的描繪,但是也不乏山居環境的表現。
  古典文化對傳統居住環境的表現,可以剖析為三個層面:在基本層面上,自然的居住環境激發藝術家的創作靈感,直接成為刻畫表現的對象;在中級層面上,藝術家借助于特定的居住環境的描摹,達到綜合反映社會經濟、生活習俗及情趣品位的目的;在更高層面上,藝術家所處的生活環境跟他所取得的成就密不可分,個性化的居住環境成就了藝術家作品的標志與特征。
  1.自然的居住環境直接激發創作靈感
  梁代劉勰在《文心雕龍·物色》中詮釋了環境與創作的關系,“山沓水匝,樹雜云合。目既往還,心亦吐納。春日遲遲,秋風颯颯。情往似贈,興來如答。”他認為,感情的抒發,是對自然的相贈;興會的到來,便有如得到了自然的酬答。面對具體可感的居住環境意象,文人或藝術家由衷地生發出對生活、對自然的感受,因而留下膾炙人口、廣為傳頌的詩文或靈秀疏淡、生氣彌漫的畫卷。
  “門外山川供繪畫,堂前花鳥人吟謳”(清·張宜泉《題芹溪居士》)是對居住環境的直接表現,居住環境本身就是主題。詩文如晉代陶潛的《歸園田居》:“方宅十馀畝,草屋八九間。榆柳蔭后檐,桃李

羅堂前。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唐代杜甫的《江畔獨步尋花》,“黃四娘家花滿蹊,千朵萬朵壓枝低。留連戲蝶時時舞,自在嬌鶯恰恰啼”等等,恬靜優美的居住環境躍然紙上。畫作有唐代王維《輞川圖》、宋代王希孟《千里江山圖卷》、明代杜瓊《南村別墅圖冊》等等。
  “悲落葉于勁秋,喜柔條于芳春”(晉·陸機《文賦》),則是借客觀居住環境的描寫來抒發作者的主觀感情。一切景語固然皆情語,寫景與抒情、說理熔于一爐則更能直抒胸臆。
  以居住環境在詩歌中的創作而言,在唐末有一個重要轉機,即寫景詩由為大自然山川的渾灝的歌詠,轉入對人的居住環境更為細膩的描寫。宋代以表現居住環境為主要內容或涉及到居住環境的詩作數量更多,描寫亦更為細致,這與宋代人詩材料廣泛且詩人喜于瑣事微物逞其才技的風氣大有關聯。
  2.特定的居住環境綜合反映社會經濟、生活習俗及情趣品位
  住宅作為最重要的生活資料、最貴重的不動產,顯然可以成為社會經濟地位的外在象征,不同階層的人們很自然地在居住環境上分出貧富尊卑。此外,居住環境也是居住者文化涵養、情趣品位的真實體現,可謂“居如其人”。
  正因為如此,傳統的文藝作品才不遺余力地刻劃主人公的生活環境,作為背景來烘托人物的性格特征,從而凸顯作品的主旨。文學作品中最典型的莫過于清代小說《紅樓夢》,書中對于衣食住行的描述一應俱全。小說中主要人物的種種活動都是在大觀園的背景上展開,書中對園的規模、方位、建筑布局、山水特色都作了全面的介紹和重點的描繪,其中,怡紅院之于賈寶玉,蕭湘館之于林黛玉,蘅蕪苑之于薛寶釵,景物與人物交相輝映、相得益彰。
  被明清文學批評家稱賞為四大奇書之一的《金瓶梅》,以家庭生活為題材,描摹市井世俗情態,展示了明代中葉

[1] [2]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