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近5年青少年流行文化現象的特點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所謂“流行”,根據《辭海》1989年版的解釋,是指“迅速傳播或盛行一時”。滿足這兩個條件之一的現象都可以視作“流行現象”。簡單地說,“流行文化”就是具有流行性特征的文化現象。盡管各個年齡階段的社會群體都會受到流行文化的影響并有所反應,但流行文化的行為主體主要是青少年這一年齡層群體。
  1997年至今大約5年時間內,中國大陸城市地區青少年群體中新出現的流行文化現象,主要體現在產品、產業和話語三個層面上。
  產品層面,是指流行文化領域內所出現的前所未有的新產品。手機短信文化、Flash“閃客”文化和以QQ為主的網絡聊天文化,可以被視為是這一類現象的代表。
  產業層面,是指以制造流行產品為主,或直接參與生產流行產品的文化產業,包括影視、音樂、出版、服飾、美容等文化產業。這些產業的產品絕大多數是非耐用品,受到時風變化的強烈影響,流行與否是產品能否售出的主要因素。比如最近5年來,在中國大陸青少年中流行的影視作品有《東京愛情故事》等日韓劇、《蠟筆小新》等卡通片、《不見不散》等賀歲電影、《大話西游》等“無厘頭”電影,以及《還珠格格》、《流星花園》等偶像劇。
  話語層面,是指某一時期在青少年群體中廣泛流行的語匯。流行話語并不像前兩者具有物質載體,但卻直接反映了流行品背后的意識形態。“酷”這一流行詞語以及隨后的HIGH、IN等流行形容詞,集中反映了青少年流行文化的指向。對這些詞匯的解讀,是探尋當前青少年觀念心態的一把鑰匙。另一類流行話語則是某一時期在青少年群體中新出現的高頻詞。如“2001年中國青年十大流行語”的網上評選活動所選出的“十大流行語”排行結果是:(1)9.11;(2)本·拉登;(3)申奧成功;(4)入世;(5)WTO;(6)“翠花,上酸菜”;(7)出線;(8)QQ;(9)反恐;(10)Flash。(《中國青年報》2002年5月6日)其中有(6)、(8)、(10)三項屬于青少年流行話語。這些詞匯為當年的流行事物留下了社會語言學意義上的檔案。
  對于流行文化這一研究對象,我們所能進行的無非是跨時間的縱向比較和跨地區的橫向比較。跨地區的流行文化比較雖然很有研究價值,但卻存在一定的技術難度,比如中日兩國青少年流行文化比較研究。目前我們只能進行前一種跨時比較。對比1997年以前我國青少年中曾經出現的流行文化現象,我們歸納了近年來我國青少年流行文化現象的以下六個特點。
      技術特點——依托網絡、電腦、手機的流行文化現象
  發達的技術本身并不能夠產生流行,但卻會迅速地被流行品所吸收。如果問起最近5年流行文化的變化,當代中國青少年感觸最深的恐怕就是高科技產品所帶來的新鮮與驚奇。其中,聲像技術和通訊技術大大豐富了流行文化的物質載體。
  多媒體和印刷技術的發達、電腦和VCD的普及、超大純平顯示器的出現、動畫制作工藝的日益精良等等,都極大地增強了各種傳媒的聲像效果。這些新出現的聲像技術強化了人們的視聽感受,對訴諸感官刺激的流行文化貢獻良多。
  [據團中央宣傳部、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青少年流行文化現象與對策研究”課題組于2002年6-7月,在北京、上海、天津、廣州、西安、昆明及3個地級市、3個縣城,對12所大學、21所中學的2710位大中學生的問卷調查(以下簡稱“課題組調查”),被調查的青少年“個人擁有或可以自由支配使用”的電子物品(比例)為:收音機/隨身聽(75.9%),電視機(59.6%),錄音機(50.5%),電腦(45.0%),照相機(37.5%),VCD機(35.7%),手機(31.9%),CD機(26.6%),電子游戲機(26.1%),組合音響(24.4%),錄像機(23.3%),傳呼機(20.8%),DVD機(11.8%),MP3機(7.4%)。]
  毫不奇怪,聲像技術首先被用于為青少年流行文化中的“色情”與“暴力”添彩。電視廣告、影視作品和報刊出版物中的“美女”形象頻繁出現,且精益求精,極盡“美容”之能事,以致于一位社會學者以“美女轟炸”來指稱這種現象。“暴力”是能帶給人們快感的另一途徑。一度在中國大陸青少年中風靡一時的《黑客帝國》,以黑色的“酷”感將“暴力美學”發揮到了極致。而“星際爭霸”、“反恐精英”等流行的電子、網絡游戲,則讓熱衷其中的青少年們感受到使用“虛擬暴力”的興奮。
  [“課題組調查”顯示,被調查的青少年中,有84.6%的人上過網,其中51.6%的人玩過“網絡游戲”;在“上網”玩游戲的人中,有44.7%的人主要玩有一定“暴力傾向”的“即時戰略”類游戲(如“星際爭霸”、“帝國時代”等)和“第一人稱射擊”類游戲(如“三角洲”、“CS”等)。]
  改變流行文化的另一因素是通訊技術的飛速進步,其中最重要的莫過于互聯網和移動電話的普及。2002年初,據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的統計,中國大陸地區上網人數達到2250萬,其中35歲以下的占了83.84%,18歲到24歲的最多;同年中國移動電話用戶數更是達到1.714億戶的規模。前者是網絡聊天、BBS、網絡社區、網絡游戲等流行文化的技術基礎,而手機的廣泛使用則推動了硬件方面手機款式的變換和軟件方面短信息文化的出現。
  [“課題組調查”顯示,被調查的“上網”青少年中,有44.6%的人“上網”的主要目的之一是“找人聊天”,“上網”聊過天的人占82.1%,通過聊天室、QQ、BBS、虛擬社區等途徑與人聊天的人占95.2%。]
  發達的網絡通訊技術不僅帶來新的電子交流方式,同時也為流行資訊提供了新的強大的傳播工具,甚至網絡本身就可以完成一次“流行”的全部過程。以《第一次親密接觸》為代表的一部分“網絡文學”,就經歷了一次由網絡到出版到影視(兼有話劇等文藝形式)的流行過程。網絡社區和網絡聊天的繁榮則促成了新一套的流行話語,并滲透到日常生活中。“2001年中國青年十大流行語”中與流行文化相關的“翠花,上酸菜”、
【摘  要  題】和Flash,都與網絡有直接聯系。
  [“課題組調查”顯示,對于近兩年最為流行的詞語,被調查的青少年所選擇的(限選10個)前10位詞語中,有6個詞語與網絡流行文化有關,并分別排在1-6位:美眉(58.5%),QQ(45.8%),翠花,上酸菜(42.2%),網蟲(41.6%),伊妹兒(41.1%),網戀(40.8%);有69.2%的人平時說話或寫東西時,使用過這類流行語。]
  技術的發展也并不只是被動地讓人們接受信息,平面制作技術、網頁制作技術、Flash動畫等等,喜歡藝術的普通人借之也能夠獲得某種表現力,并相應地形成了以該種技術為依托的流行文化。而手機短信作為雙向互動式的流行文化,則在更大范圍內受到青少年的歡迎。2001年,中國移動通信集團發送的短信總量達159億條,聯通也達到30億條,中國1.7億手機用戶平均每3天發送1條短信。由于短信發送的技術要求,每條只能發送160個英文字符,或者70個中文字符的內容。這種通信技術特點促成了短消息快捷、短促和簡單的快餐式文化特征。
      階層特點——“小資”、“新人類”、“

小眾化”圈子的亞文化
  中國青少年流行文化在最近5年出現的一大變化是階層分化。作為社會分層在青少年群體中的反映,處于不同階層的青少年開始形成各自流行的“亞文化”。
  “小資”這一流行話語關鍵詞,集中體現了青年階層化的趨勢。這個曾經被主流意識形態大加批判的歷史詞匯,被賦予了某種新的文化意義。那些在中國城市寫字樓里忙碌的“白領青年”們在“小資”的旗幟下,找到了歸屬感和身份定位。“小資”這一城市主流消費群體的出現,帶動了酒吧、健身、美容等流行文化的蓬勃發展。他們的經濟收入和社交場所決定了其欣賞品位:典雅、精致、舒適、紳士化、不落俗套,還有一點點“多愁善感”。將“小資”看作形容詞而不是名詞,可能更容易幫助我們理解流行話語。事實上,它在日常生活中作為形容詞出現的頻率也更高,比如說“你很小資”,但很少有人直接問“你是個小資吧?”
  [“課題組調查”顯示,被調查的青少年中,有18.9%的人認為“小資”是近兩年最為流行的詞語之一。]
  “新人類”是中國大陸這一時期的另一流行話語關鍵詞。與之相關的是“新新人類”、“新某族”等一類稱謂。比起“小資”來,“新人類”所指稱的群體外延不明,其流行文化也很不容易把握,但似乎都具有這樣一些價值指向:年輕、新潮、前衛、刺激、暴露、狂野、奢侈和叛逆。頗具諷刺意味的是,“新人類”在精神上或許將20世紀60年代的美國“反文化運動”視為前輩,但在物質上絕對與當年的批判資本主義的精神背道而馳。在《新周刊》進行的一項對“80年代出生者”和他們的父母“買東西時最看中的因素”的調查中,所給出的選項有:品牌、質量、款式、價格和其他。其中“孩子”更看中“款式”(占49.1%),父母更看中“質量”(占57.9%)。對款式的強烈追求,表明了20世紀80年代出生的“新人類”消費的炫耀性特征。這種炫耀性不在于與富豪們的財富相比,而在于對自己的品味的展示,在于

[1] [2] [3]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