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考場作文制勝探索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好作文有許多共性,其實很難有考場內外之分。但是,考場作文有規定的范圍要求,有限定的寫作時間,屬于“急就章”。它不像平時寫文章那樣,可以等待“靈感”到來之后才下筆,或者可以根據自己對生活的認識和理解,隨意改變寫作的內容。換句話說,誰具備了寫好各類文章的能力,誰就能夠自如地寫好考場“急就章”。
    美文爭共賞 才識服“判官”
  從2002年高考作文閱卷來看,所謂的“寫好各類文章的能力”,首先表現在考生所具備的“才”和“識”上。豐富的閱歷、淵博的知識、厚實的積累是作文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財富;大膽的想象、嫻熟的技巧、優美的語言是把作文寫活的基本保障。但是,一個人擁有了這些“才”其實還是不夠的。因為好文章不是簡單地堆積材料或展示才華,更重要的是恰到好處地運用這些材料和寫作技巧,并對這些材料進行“藝術”性地加工改造,使其為我所用,表達“我”的獨到見解,甚至使其閃現哲理的光華,這就是“識”。
  “才”和“識”雖然是一對辯證的關系,但“才”是寫好考場作文的基礎,“識”是提升考場作文品位的必要條件。有一位往屆生,借用《鳳凰涅pán@①》為題,敘寫了自己從失敗到奮起,從而取得自我新生的心理歷程,結尾幾段,是這樣寫的:
  我知道,我的心靈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既然阿加門農也要花費十年時間才能攻破特洛伊,奪回海倫;既然奧德修斯也要歷經艱險才能回到故鄉,重新為王。我,又有什么理由去拒絕面前的這一點荊棘呢?
  我細細審視自己,我的身體不夠強壯,我的意志不夠堅強。但我不會害怕前方的路,因為我還有一顆跳動的心,在呼告著未來!
  我不是鳳凰,但我夢想鳳凰的永生;我不是英雄,但我渴望英雄的不朽。而我的心靈,它告訴了我前進的方向!
  執掌著智慧的女神雅典娜啊,你愿意睜開你的慧眼,去關注一個凡人的涅pán@①嗎?
  豐富的知識是一種“才”,深刻的見解則是一種“識”。我們不僅要為這位考生具有較為豐富的外國文學修養而贊嘆,更要為他義無反顧地選擇心靈的“涅pán@①”而鼓掌。
  考場是無情的,考場又是“多情”的,只有美文,才能爭得共賞;只有“才識”,才能征服“判官”。
    扎實打基礎 臨場方自如
  才識哪里來?功夫在考場外。
  議論文中小至成語名言,大至典故傳說,考生心中要有“一本賬”,待要用時,自然而然便呈現眼前了,這就是一種功夫,這種功夫的背后是考生十年寒窗的積累和理解,沒有投機和巧合,只能扎實地打基礎;記敘文可以是對所見所聞的敘寫,也可以是對生活的藝術再創造,它必須得益于合理靈活的思維,扎實嫻熟的寫作功底。有一段考場作文這樣寫道:
  ……歷史是座寶藏,華夏文化便是那巍巍昆侖,莽莽太行。一路前行,當你被紛繁世事壓迫得難以喘息時,聽聽阮籍的慟哭,你便明白什么是真實。當下一個休假到來時,也許你已和家人決定了度假的車票;當你情場失意,官場潦倒之際,聽聽喪妻貶官的蘇軾為你高歌“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不知你的心情是否如雨后初霽的天空麗日高照。當你背負著生活賜予你的累累傷痕痛不欲生,聽聽鄭板橋羽扇中輕搖出的“任爾東南西北風”,也許你也會“難得糊涂”一把。人生之路四通八達,“風物長宜放眼量”。生命的質量便在于我們的選擇……
  文段中的比喻新穎活潑,聯想自然貼切,如果沒有豐厚的歷史知識作為基礎,想象的翅膀能夠如此自如地扶搖嗎?
  未來的考生們,想要成為考場驕子,就老老實實地學習,勤勤奮奮地練習吧。要學的是各種各樣的知識,要練的是多種多樣的方法。
    自然表真情 純樸見睿智
  對近幾年高考作文的現狀,浙江大學中文系教授余藎先生的話可謂一語中的:“從最近兩年的閱卷看,有些文章的確思路活躍,形式多樣,但很多乍看情節編得很圓滿,細看卻有似曾相識之感。某個情節或某段用詞精彩的排比句老師第一次批閱到,也許會擊節三嘆,但第二、第三次遇上,就有受騙上當的感覺了。許多考生動不動就編故事,而且編的都是外國人的故事。試想,中學生對外國人的生活究竟能有多少實際體驗,文字也許很花哨,但內容的虛假度增加了。”
  那么,中學生的真情是什么?
  一、所遇所見所聞所感所思,毫無疑問,這些實實在在的東西是中學生“真情”的主體。所遇可以是自己遇到的,也可以是他人遇到的;所見所聞一般都是他人的東西,不過讓自己了解了;所遇所見所聞都來自于生活,是客觀存在的東西,所感所思來自于主觀心理。真情就是以客觀為依托,經主觀升華了的東西。中學生的真情應該是純樸的,而不是花哨的,是自然的,而不是做作的。
  也許有人說,中學生作文,尤其是考場作文,缺少真情,是被“逼”出來的。中學生是社會中的一個特殊群體,他們生活在相對狹小的社會環境當中,接觸廣闊豐富的社會生活的機會較少,其中有一部分生活是經過挑選了的理想化了的,或者經過改造了的具有模擬性質的東西。是不是有“逼”的因素,這當然是廣大教育工作者今后值得深思的問題,然而這決不是容忍中學生寫虛情假意作文的理由。否則我們語文教學就是在順之導之了。
  二、真情不排斥虛構,但要遵循生活的“法則”。尤其是要自然,純樸。屬于主觀心理的東西離不開生活客體的依托,任何反應到作文中的生活客體可以是虛構的,但不怪異就好,更不能以標新立異為目的。近幾年,提倡中學生的作文要能放開思路,善于聯想,甚至要學會幻想,其本意是好的,但幻想出了“格”,便是胡思亂想,便不好了。
  虛構只是對所了解的生活的重組,或者是在把握生活特征基礎上的再創造。創新與瞎編亂造有本質的區別。有一位考生把自己幻化成為一個水鬼,全文寫了一個水鬼的懺悔歷程:
  好冷,總是一個人,沒有人陪我。冰涼的河水浸透著我的身體,也浸透著我的心,我的心已經死了,它已經不會跳動了。
  水鬼,傳說中落入河中淹死的人。它們一輩子也不能轉世,只能帶著對生命的渴求,徘徊在冰冷的河水中,沒有希望,沒有未來,甚至連死也沒有。我來這里已經三年了,黑暗、恐懼、孤獨陪伴著我,我想我的家人,朋友,戀人,我渴求父母的擁抱,可以用心感受的呼吸,可以用手摸觸的體溫,我想要。
  陰暗潮濕的空氣讓我失去了人性,我渴求生命,只有一個辦法可以救我,殺死一個人讓他替代我的位置,我的心發出了陰暗的笑聲。好可怕,連我自己都被嚇呆了,“殺死他,你才有生命!”一個聲音在我心中高喊著,“對,我沒有其他選擇了,為了生命,我可以不顧一切,哪怕是失去善良。”
  機會來了,一個小男孩在河邊玩耍,他是那么可愛,那么的天真,像我小時候一樣,我的心軟了,不忍去傷害一個純真的生命,“喂,你在想什么,你沒有其他的選擇了,難道你想在刺骨冰冷的河水中呆上一世嗎?”邪惡的聲音又在我的心中高喊看。“對,殺死他,選擇生命。”我失去了理智,我瘋狂了,那一刻我選擇了邪惡。我向小男孩游去,帶著恐懼和憤怒,我抓到他的手了,溫暖的,剎那間,連空氣也仿佛凝固了。我的心笑了,拼命的笑。
  掙扎中泛起的水花,演奏著死亡的旋律,我拼命地拉著小男孩向水中游去,我要殺死他。小男孩掙扎著,呼喊著,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的,因為我是邪惡的,我沒有了人性。
  “媽媽!救我。”“

[1] [2] 下一頁  

媽媽”,好久沒有聽到這個詞了,我的心顫抖了一下,小男孩的哭喊勾起了我的記憶。“媽媽,慈祥的媽媽,她在盼著我回家。”突然間,我感覺到有什么東西,滴進了我的心里,暖暖的,瞬間傳遍了我全身的肌膚,那是媽媽的眼淚,她想我,盼望著我回去,我心跳動起來了,從來沒有過的感動,我輕輕地把小男孩托上了岸,看著他跑回了家,那一刻我感覺到溫暖,我找回了自己,我不會再讓天底下任何一位母親,為失去自己的孩子而哭泣,因為那是罪惡,好可怕!我做出了我人生中最大的選擇,我不知道它是對還是錯,我只知道我的母親會為我的選擇而驕傲的。
  漫天飄舞著金黃色的落葉,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微風拂過河面,泛起片片漣漪在歡快地歌唱著,小河旁聚集著歡樂嬉戲的孩子們,小河成了孩子們的游戲場,好美。
  又是一年過去了,據說這條河很久沒有淹死過人了,溺水的人會被神祗推上岸,人們快樂的談論著它,他們都說:“有一個善良的天使守護著這條河和河邊的孩子們。”
  我也好幸福,因為那是我心靈的選擇。
  初讀很恐怖,也很荒唐,細品構思是“新”的,內容是“奇”的,情感是“真”的。這種真情實感寄托在一個“新奇”的情節中,卻又顯得那么自然和諧。可謂“新”而不怪,“奇”而不譎,足見這位考生的聰明才智。這樣的作文焉有不得高分之理?
    套文最可悲 切忌

[1] [2]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