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王維“以佛入詩”辨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在唐代詩壇上,王維是一位具有獨特風格的大詩人;在中國詩史上,也是一位偉大的詩人。不僅如此,他又是一個虔誠的佛教信徒。在他生前,人們就認為他是“當代詩匠,又精禪上理。”〔1  〕死后更得到“詩佛”的稱號。正因為他篤志信佛,所以他的詩歌創作也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佛教思想的影響。歷代以來,對王維詩歌中的禪理禪趣論述頗多,近年來更是百家爭鳴,各有其說。王維的信佛和他詩歌中的禪意,是明顯的事實。但是王維詩中所寓的禪意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佛家境界,他究竟是不是一個真正的佛教徒,卻少有人論及。本文試就王維詩歌創作中所體現出來的“禪”和他所奉的“佛”的不協調作一論述。
    一
    王維的詩歌,尤其是他的田園山水詩,的確寫得很美,以至早就有“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美譽。在這些作品中,有許多詩也的確含有“禪”。這種“禪”的體現形式是怎樣一種情況呢?人們已有許多分析,但總其大端,可以分為兩大類。
    第一類是純粹的佛理教義的說教詩。也就是說,把詩當作宣揚佛教教義的工具。王維信佛,《舊唐書》本傳說“維弟兄俱奉佛,居常蔬食,不茹葷血”。唐代正是佛教高度“繁榮”的時代,士大夫學佛佞佛風氣極盛,加之王維受虔誠佛教徒母親的影響,中年時便成為一個篤誠的學佛者。從他所留下來的詩文可以看出,他對佛教研究頗深,因此,在他的詩歌中,有一些純粹是宣揚佛教教義的,正如李夢陽所指出的“王維詩高者似禪,卑者似僧”。(《空同子》)這一小部分“卑者似僧”的詩歌就是禪理的說教詩。
    如《與胡居士皆病寄此詩兼示學人二首》其一:
    一興微塵念,橫有朝露身。如是睹陰界,何方置我人。礙有固
    為主,趣空寧舍賓?洗心詎懸解,悟道正迷津。因愛果生病,以貪
    始覺貧。聲色非彼妄,浮幻即吾真。……
    這本是一首慰病之作,作者卻在演繹禪理,現身說法,用禪宗的思想來解釋人生疾患。詩人認為,人之所以眷念人生,就是因為有世俗之念,只有去掉世俗之念,才不會迷失道路。“五陰”、“六塵”、“十八界”等佛教概念在詩中大量出現。至于該詩的第二首更是提出了一種佛教禪宗的人生哲學。其中“浮空徒漫漫,泛有空悠悠。無乘及乘者,所謂智人舟”的句子,則全是宣揚佛教“非空非有方能成就佛道”的思想。“禪宗”六祖慧能有所謂的“無相、無著、無住”的“無為無礙”的思想,王維也認為萬法都在自心,人就不應該執著于外境。
    我們再看《秋夜獨坐》:
    獨坐悲雙鬢,空堂欲二更。雨中山果落,燈下草蟲鳴。白發終
    難變,黃金不可成。欲知除老病,唯有學無生。
    詩題曰:“秋夜獨坐”,就使人不自而然地想起佛僧靜夜坐禪,而全詩也確是寫禪悟的過程,尤其是后半篇,純屬佛理的說教,枯燥乏味。這樣說禪的詩還可以舉出一些例子,如“眼界念無染,心空安可速?”(《青龍寺曇壁上人兄院集》)“無有一法真,無有一法垢。”(《胡居士臥病遺米因贈》)至于那些有關佛教的文章,直接宣揚“色空”、“諸法皆空”的佛教教義的文字,則比詩更多了一些。
    這樣一些佛理說教詩,在思想內容上并不可取,嚴格說來只是佛教信徒的偈頌。在王維的整個詩作中,也只占有極少數〔3〕,  而絕大多數是屬于第二類的“以禪趣入詩”。
    在王維的田園山水詩中,有許多的確寓含了一種禪意,但這種禪意的表現不是如上一類的純粹的佛理說教,而是寫出了一個蘊含禪理趣味的優美的意境。明代胡應麟說:“太白五言絕句,自是天仙口語,右丞卻入禪宗。如‘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深澗中’。‘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讀之身世兩忘,萬念皆寂,不謂聲律之中,有些妙詮。”〔4  〕《鳥鳴澗》一詩刻劃了一個極其幽靜的境界:客觀世界是夜靜山空,主觀世界是清閑無為,桂花悄然飄落,境地是何等的空寂!進而“月出驚山鳥”,更微妙地點綴出夜中山谷的萬籟無聲,反襯出廣大夜空的無比沉寂。該詩重要的是寫出了人心的“靜”境,似乎寓托了這個“人”的佛教寂滅思想的信仰。《辛夷塢》所描寫的是辛夷花初開,盡管很美,但由于生長在絕無人跡的山澗旁,這里與塵世的喧囂恰恰相反,只有一片自然的靜寂,所以沒有人知道它的存在,自開自落,沒有生的喜悅,沒有死的悲哀,而詩人也似乎忘掉了自己的存在,與辛夷花合為一體,不傷其凋落,又不喜其開放。這二首詩不管其思想內容怎樣,但其藝術境界都是非常美的,而這種美的創造極大成分上借助了佛教的理趣。王維信佛,尤愛? 段稻貳F渲械摹拔奚憊勰疃運跋旖仙睢!骯凼蘭淇啵槐饋!薄緞烈奈搿芬皇鴕帳醯乇硐至蘇庵幀安槐潰揮蘭琶稹鋇摹拔奚膘懟R虼耍胨嫡舛資岸林硎懶酵蚰罹慵擰保瞧撓屑氐摹?BR>     我們再看另一首詩《鹿巖》:“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這是王維晚年所作《輞川集》中的另一首名作,同樣是描寫一個空明寂靜的意境。詩中所表現的清靜虛空的心境,正是禪宗所提倡的。王維對佛教各宗各派持有一種兼收并蓄的態度,但對他影響最大的還是禪宗。他母親崔氏“師事大照禪師三十余年”,大照即北宗神秀的弟子,這對他早年的思想不可能沒有影響。四十歲左右時,他又遇到南宗慧能的弟子神會,接受了神會的南宗心要。禪宗是中國人自己的哲學,是一種中國化的佛教。禪宗強調“對境無心”、“無住為本”。也就是對一切境遇不生憂喜悲樂之情,不塵不染,心念不起。王維以禪宗的態度來對待人世社會的一切,使自己有一種恬靜的心境,進而把這種心境融入自己的詩中,使詩歌顯耀出禪光佛影,如果拿《維摩經·佛國品》中“若菩薩欲得凈土,當凈其心。隨其心凈,則佛土凈”一段話來詮釋《鹿巖》,還是比較恰當的。
    在王維的山水詩中,象這樣有禪趣的詩歌是很多的。他的山水詩,都寫得很靜寂,實即寫出了“空”、“寂”、“閑”的禪趣。然而,關鍵問題是王維的山水詩是不是一種純粹的禪意詩呢?王維是不是一個純粹的佛教徒?回答是否定的。甚至可以說,在他的思想中,真正的佛教信仰是居次要的地位,這也可以從他的詩歌創作中反映出來。
    二
    王維的山水詩,有佛教的禪趣,詩人特別愛描寫那清寂空靈的山水田園,刻劃恬靜安寧的心境,這同他所信奉

的佛教思想有一定的聯系。但如果以一個純粹的佛教徒來看待王維,認為那些入佛的詩歌全為純粹的禪趣,那么,仔細考究這些具有禪趣的詩歌,卻發現許多相忤之點。我們先看他的《竹里館》:“獨坐幽篁里,彈琴復長嘯。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這也是《輞川集》中的一首山水名作。詩人安于清冷的孤獨,全詩給人以“清幽絕俗”感覺,這正和禪宗的“識心見性、自成佛道,無念為宗”〔5〕的思想相吻合。但仔細推敲、  深究則發現并不完全是這樣的。對此,張志岳先生有較精辟的見解:
    當我們就本詩的景色、動態及其結合后構成的意境來尋繹、體
    味時,很容易想起阮籍的《詠懷詩》第一首:“夜中不能寐,起坐
    彈鳴琴,薄帷鑒明月,清風吹我襟。……”阮詩以清冷的自然景色
    為襯托來抒寫對孤獨的傷感和憤慨,可以說和《竹里館》的表現手
    法基本上是一致的,乃至連“獨坐”、“彈琴”、“明月”等詞匯
    的運用,都如出一轍。……阮籍又善嘯,而這恰好又和《竹里館》
    的“長嘯”聯系起來了,一首二十個字的短詩,有這么多的類似之
    處,決非偶然。那么,聯系阮籍的《詠懷》詩第一首來尋繹《竹里
    館》中的傷感和激憤,其為不滿現實政治而發,可以說是非常明確
    的了。
    這種分析是很有見

[1] [2] [3]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