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論儒家道統及宋代理學的道統之爭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道統"觀念是儒家思想的一個重要方面。自唐代韓愈明確提出道統說以來,儒家學者在思考儒家與佛、道兩家的關系時,道統一直起著明確自我歸屬的作用。在儒家內部,道統則起著劃分學術與學派界線的作用。道統思想是儒學發展的一個內部動力,同時又對儒學的發展起著阻礙作用。本文試圖以對道統的哲學內涵的分析為基礎,來解讀宋代理學中道學與心學兩派的道統之爭。

一、道統的哲學內涵

"道統"一詞是由朱子首先提出的,他曾說過:"子貢雖未得道統,然其所知,似亦不在今人之后。"(《與陸子靜·六》,《朱文公文集》卷三十六) "若只謂"言忠信,行篤敬"便可,則自漢唐以來,豈是無此等人,因其道統之傳卻不曾得?亦可見矣。"(《朱子語類》卷十九) "《中庸》何為而作也?子思子憂道學失其傳而作也。蓋自上古圣神繼天立極,而道統之傳有自來矣。"(《四書集注·中庸章句序》) 朱子雖然最早將"道"與"統"合在一起講"道統"二字,但道統說的創造人卻并非朱子,而是千百年來眾所公認的唐代的儒家學者韓愈。

韓愈明確提出儒家有一個始終一貫的有異于佛老的"道"。他說:"斯吾所謂道也,非向所謂老與佛之道也"(《原道》,《韓昌黎全集》卷十一)。他所說的儒者之道,即是"博愛之謂仁,行而宜之之謂義,由是而之焉之謂道,足乎己無待于外之謂德。仁與義為定名,道與德為虛位。"(同上) "道",概括地說,也就是指作為儒家思想核心的"仁義道德"。千百年來,傳承儒家此道者有一個歷史的發展過程。這個過程就是"堯以是傳之舜,舜以是傳之禹,禹以是傳之湯,湯以是傳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傳之孔子,孔子傳之孟軻。軻之死,不得其傳焉。"(同上)這個傳承系列類似于佛教所說的"法統",儒者之"道"的傳授譜系也就是朱子所說的"道統"。

自從韓愈提出道統說以來,歷來解說道統者都未能超出韓愈道統說的框架,即從"道"與"統"兩個方面來理解道統。前者是邏輯的,后者是歷史的。甚至可以說,直到現代,人們對于道統的理解也并未超出韓愈的水平。韓愈以及儒家學者所強調的道統,其哲學上的內涵究竟為何,或者說當儒者強調道統之時其用意如何,這些都尚有待于作出說明。

對儒家道統說進行哲學的分析,可以把儒家的道統歸結為三個方面:認同意識、正統意識、弘道意識。
首先說認同意識。當一個儒者談及道統之時,表明了儒者本人對于儒家思想的認同。子貢說:"文武之道,未墜于地,在人。賢者識其大者,不賢者識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論語·子張》)這表明孔子以及整個孔門認同的是"文、武之道"。孟子也有兩句頗具代表性的話。他說:"仲尼之徒,無道桓、文之事者。"(《孟子·梁惠王上》) "能言距楊墨者,圣人之徒也。"(《孟子·滕文公下》)孟子在這里表明了自己是"仲尼之徒"、"圣人之徒",自己所認同的是圣人之道。認同意識也即是鮮明的立場意識。當韓愈說"斯吾所謂道也,非向所謂老與佛之道也",這表明韓愈認同的是儒者之道,他的學術立場站在儒家的立場上,而不是佛老的立場上。認同意識對于道統來說是最基本的,沒有對于古圣先賢的思想認同,也就無從談及道統。儒者對于儒家道統的認同,往往是自覺與自愿的。自覺是從理智上對于儒家學說以及價值理想的認同,自愿則是從情感上對于古圣先賢的尊敬與崇奉。

其次說正統意識。正統意識的發生是由于儒家內部多個學派或學術分支并立的情況下,具有道統意識的儒家學者往往把自己或自己一派視為儒家正統,而把儒學內部的異己、特別是學術觀點與自己有較大分歧者視為異端或非正統。如牟宗三先生說:"大體以《論》《孟》《中庸》《易傳》為主者是宋明儒之大宗,而亦較合先秦儒家之本質。伊川、朱子之以《大學》為主則是宋明儒之旁枝,對先秦儒家之本質言則為歧出。" 牟先生以宋明理學中程朱一派為旁枝,而以陸王一派為正統,當然也不免有以繼正統而自居的意思。正統意識也即是道統正統意識。但儒家內部的正統之爭也是學術發展的必然結果。正如牟先生所說,宋明儒學"他們對于孔子生命智慧前后相呼應之傳承有一確定之認識,并確定出傳承之正宗,為定出儒家之本質。"儒學內部并非鐵板一塊,儒學思想的生長點也不是單一來源,后世儒者的思想傾向與背景也不一,因而對于儒家本質的理解產生各種各樣的分歧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儒者基于自己對于儒家本質的理解,在標榜自己為正統時,所捍衛的不僅僅是自己的正統地位,而更為重要的是捍衛自己所理解的儒家的本質。所以正統意識中還包含著強烈的衛道意識。

再次說弘道意識。以繼道統而自命的儒家學者具有強烈的擔當意識,認為自己是道統的繼承者,傳續道統和弘揚道統是自己義不容辭的學術使命。如孔子言:"文王即沒,文不在茲乎?天之將喪斯文也,后死者不得與于斯文也;天之未喪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論語·子罕》) 孔子此處所說之文,朱子注曰:"道之顯者謂之文,蓋禮樂制度之謂。不曰道而曰文,亦謙辭也。'茲',此也,孔子自謂。"(《論語集注·子罕》) 孔子以繼文王之道而自命。至孟子則曰:"五百年必有王者興,其間必有命世者。……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當今之世,舍我其誰也?"(《孟子·公孫丑下》) 具有道統意識的儒家學者,既然把自己視為道統的傳承者和擔當者,那么就會認為自己有義務將儒者之道繼承下來,并發揚光大,然后還要傳接下去。也就是張載所說的"為去圣繼絕學" 。

道統的基本內涵,應該包含以上三者。自孔孟始,儒家思想中便有了一些道統的因素。關于后世儒家列為道統之傳道譜系表中的"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也大都以崇敬和贊揚的語言提到。可以說,道統因素在儒家思想中是自始至終都存在的。但為什么又以韓愈為道統說的正式提出者呢?我想主要是在于韓愈首次明確地提出了一個具體的傳授譜系:"堯以是傳之舜,舜以是傳之禹,禹以是傳之湯,湯以是傳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傳之孔子,孔子傳之孟軻。軻之死,不得其傳矣。"(《原道》,《韓昌黎全集》卷十一)而這個具體的道統譜系把道統所包含的認同意識、正統意識和弘道意識也具體地表達出來。認同意識、弘道意識自不必說,就正統意識而言,韓愈道統說中也有之。韓愈說:"孔子之道,大而博,門弟子不能遍觀而盡識也,故學正而皆得性之所盡。其后離散,分處諸侯之國,又各以其所能授弟子,源遠而益分"(《送王秀才序》,《韓昌黎全集》卷二十),孔氏之后,儒分為八,究竟哪一派得孔子正傳呢?韓愈以為:"孟軻師子思,子思之學,蓋出曾子。自孔子沒,群弟子莫不有書,獨孟軻氏之傳得其宗。"(同上) 這表明了韓愈對于儒家本質的理解,即儒家創始人的思想當以孟子的發揮和解釋為標準,"……故求觀圣人之道,必自孟子始"(同上)。另一方面,韓愈雖未明確把自己列入道統,但其謂圣人之道"軻之死,不得其傳焉",并自謙說:"韓愈之賢不及孟子。孟子不能救之于未亡之前,而韓愈乃欲全之于已壞之后。"(《與孟尚書書》,《韓昌黎全集》卷十八) 不僅有繼任道統的意思,而且還有學為正宗的味道。對于這

一點,韓愈的學生李翱說:"孔氏去遠,楊朱恣行,孟軻拒之,乃壞于成。戎風混華,異學魁橫,兄嘗辨之,孔道益明。"(《祭吏部韓侍郎文》,《李文公集》卷六) "兄"便是指韓愈而言。李翱將韓愈與孟子并提,確認其歸屬孟子之學的正統在位。再如唐末的皮日休評價韓愈說:"千世之后,獨有一昌黎先生,露臂瞋視,詬于千百人內。其言雖行,其道不勝。茍軒裳之士,世世有昌黎先生,則吾以為孟子矣。"(《原化》,《皮子文藪》卷三) 這也同樣是承認韓愈的儒學正統地位。

朱子曾說:"此道更前后圣賢,其說始備。自堯舜以下,若不生個孔子,后人卻何處討分曉?孔子后若無個孟子,也未有分曉。孟子后數千載,乃始得程先生兄弟發明此理。今看來漢唐以下諸儒說道理見在史策者,便直是說夢!只有個韓文公依稀說得略似耳。"(《朱子語類》卷九十三) 韓愈的道統說好似晴空一聲霹靂,喚醒了儒家沉睡的道統意識,使儒家學者從較長時期的昏沉中驚醒。由于韓愈道統說的影響,儒學發展至理學,道統意識猶為凸顯。正是出自對于儒家學說的本質的理解不同,以及學派之間相互競爭而爭奪道統正宗的需要,朱子與象山引發了道統之辯。

二、朱陸道統辯

朱子與象山兩人雖然都講道統,但兩人對于儒家道統內容的理解卻并不一樣,或者說兩人各自所繼承的道統并不是同一個道統。對于孔孟之后千余年來儒學史上的人物,朱陸二人從道統的角度也分別給予了各自的評價。這些評價也反映了他們在道統問題上的根本觀點。此外,道統之爭和理學崇黜還有一定的關系。本文對以上內容作出說明和分析,并對儒家道統作出評價。

1、道統辯

關于道統內容,我們仍遵循韓愈的做法從"道"和"統"兩個方面來說明。
首先,就"道"一方面言,朱子道統論中的"道",是指程朱道學一派所謂的圣賢一脈相傳的"十六字箴言",而象山所傳之"道"則是孟氏之學。朱子說:"蓋自上古圣神,繼天立極,而道統之傳有自來矣。其見于經,則'允執厥中'者,堯之所以授舜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

[1] [2] [3] [4] [5]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