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粗批略改重講評——我的作文教學觀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作者]  湖南冷水江師范 潘久泰

[內容]

 

作文教改,在很大程度上可說是如何使語文老師從繁重的作文批改中解放出來。二十幾年來,我一直采用“粗批略改重講評”的方法進行教學,也還頗有效果。

每次作文命題,我總要盡量結合單元寫作訓練,至少擬出三道難度有別、文體不限的題目。此外,還允許學生自由命題寫作。我認為,這樣做既注重了“中間”,又照顧了“兩頭”,讓人人都有“文”可作;既可大大激發學生的寫作興趣,又可普遍提高學生的寫作信心和能力。比如,教完“文馴第一冊第一單元《燈》《談談記憶》《善于建設一個新世界》幾篇課文之后,我要求學生寫一篇記敘文,便擬了《上學路上》《燈光下》《星光下》三道文題,讓學生擇寫。結果全班除4人自己命題寫作外,每道題都有十來個人寫,而且文章都普遍有質量。由于平素對文題有些考慮,并積累了一些資料和卡片,所以,完成命題環節還比較輕松,費時也不多。

作審題指導時,只重點講述一道、估計大部分學生可能寫的,即有中等難度的文題,其余文題只略作解說,或不作指導。最后,要求學生量力而為,擇寫自己最有把握寫好的一道文題。完成這一環節,只需15-20分鐘,幾分鐘之后,全班學生幾乎都可以迅速進入“寫作”狀態,而且每道文題都有人寫。這樣全班作文,往往題材多種多樣,內容豐富多彩,技法也多有講究,尤其是思想感情表達比較真實和自然,有時一班竟會出現十幾篇佳作。比如,教完第五冊第三單元幾篇小說之后,我曾擬了《雪花》《紅霞朵朵》《故鄉,一個春天的早晨》《從別里科夫的“套子”說起》共四道文題,重點指導了《故鄉,一個春天的早晨》。一位學生寫這道題,內容是大年初一正逢雪后放晴,他與弟弟去自己曾經念書的小學玩兒,只見校舍破敗不堪,幾乎全是危房。而學校對門山坡上的祠堂卻修葺一新,祠堂不遠處的大路旁還新蓋了一座富麗堂皇的水廟。清晨,鄉民們絡繹不絕地去祠堂和水廟燒香拜佛。文章寫出了一種獨特而深沉的感受:不少鄉民稍事富裕之后,總舍不得花錢學習文化科學知識,孩子念不念書也無所謂,卻樂意大把大把花錢去求神拜佛。這不能不引起人們深深的憂慮!這篇文章選材立意都很好,只是表達比較粗糙,幾經修改潤色之后,我建議他投寄一張省報,結果很快就刊登了。

在完成以上兩個環節時,如果老師操作較為順利,調控比較得體,而且學生也能密切配合,那么,批改一班或兩班這樣的作文,雖說不一定是一種美好的享受,但起碼可以避免單調和枯燥,至少不會感到勞累和痛苦。

作文批改最為吃勁,幾乎為所有語文老師所叫苦不迭。盡管不少同行探索、總結出了不少成功的經驗,但在實踐中卻很難推廣和運用。有些學校規定,對學生作文可以批改一半查閱一半,老師的負擔雖然減輕了,但效果并不佳。學生將自己辛辛苦苦寫成的文章交上去之后,總希望得到老師的恰切評斷。如果老師看都不看,僅寫一個“查”或“閱”字了之,又怎能了解情況,作出評斷呢?顯然,這是對學生艱辛勞動的漠視和不尊重。老師的批閱評點是很重要的,有時甚至是一字之師哩!文章究竟好在哪里,差在何處,如果老師不看,那么,學生始終不得而知。況且大多數學生總認為自己的文章是寫得很好的,所以才交上去,而事實上,缺點錯誤總是難免,不經老師或同學指出,只能蒙在鼓里。其結果常常造成兩極分化:少部分基礎較好,勤奮刻苦的學生文章越寫越好;一部分基礎較差又缺學習方法的學生就會越寫越糟糕,即使再怎么努力也很難有長進。就連那大部分成績中等的學生,也會認為反正交上去老師也不看的,于是便可能由惰性驅駛而隨便寫幾句交差,或干脆不寫,久而久之大都視作文為畏途。如果老師對每個學生的文章都得精批細改,都得全面而準確地指出優劣得失,那也是既不可能又無必要的

我對學生的作文歷來是每篇都看,只是采用“粗批略改”的方法進行。一般是先將學生的作文拿來,迅速看一遍,然后憑最初的大概印象,或第一印象下一個簡要的尾批,或給三兩個眉批,多肯定優點,指出不足;有時也只畫一些有特定含義的符號,如橫線、箭頭、問號等,多提示學生自己去推敲、修改。至于文中的明顯病句、錯別字、標點符號使用不正確等等,則隨手改正或標示出來。這樣,粗略批改一篇作文大致需要花5-12分鐘。于是,除正常上課之外,利用一兩天內零零碎碎的時間便可在不知不覺中,輕輕松松地批改完一班作文。

說到這里,我們不妨看一看大中專招生考試中作文評卷的操作情形,或許可以獲得些許啟示。那是有嚴格評分標準的,而實際操作時,誰也不會去從思想內容、到結構布局、到語言表達等等,一項一項地去死套,大多憑粗讀印象給個分,雖然難免隨意,難免遺珠,但絕大部分評判是客觀、公正而準確的。我曾經半開玩笑似地公開宣稱自己有一條最易操作又最為實在的評分標準,那就是:讀一篇文章能留下深刻印象,就給85、90,乃至滿分;如果一篇文章有一句寫得精彩,就給75、80;如果一個詞兒用得好,就給65、70。此外,字跡工整秀氣,卷面整潔,加5分;字跡潦草,錯別字多,減2分。不管反駁我的理由如何冠冕堂皇,但我敢肯定他實際上也是如我一樣地操作的。因為寫作是一個人多方面能力和水平的綜合反映,與思想覺悟,生活閱歷,知識結構,語言技巧等多種因素密切相關,所以說,憑感覺、憑印象,即全面而綜合地評判一篇文章的優劣得失也是很有道理的。

問題在于這樣操作仍然難免高耗低效。為了優化批改環節,我對新接手一個班的前面三、五次作文的批改要精細一些,到了第四、五學期,就讓學生自行修改;最后完全達到“自能作文,不待老師改”的目的。這時語文老師也就基本上從繁重而艱辛的作文批改中徹底解放出來了。

在批改過程中,我常常作一些摘錄,為講評準備材料。待全班作文批改完了之后,再用三、五個課時備一堂作文講評課。講評作為作文教學的重點環節,不可不精心設計。首先,選出三、五篇寫得比較好的,再反復看一兩遍,認真修改潤色一番,準備到班上念。最多念兩篇,其余只點名表揚,讓同學們課后傳閱。在班上念范文,要經常變換,決不老念一個,或那幾個經常寫得較好的同學的文章。有明顯進步的,有時可念寫得成功的一段,或念寫得精彩的一兩句,或分析用得好的一個詞兒,以便普遍激發寫作興趣,全面調動寫作積極性。然后,再選出幾篇寫得比較差的,每篇只摘抄一兩句,最多摘抄一段,不點名,只用小黑板出示,或臨時抄到黑板上,師生一起分析、查找毛病,推敲并修改。最后,從批閱記錄中擬出幾個要點,到班上講評。這些要點,一般都是在批改過程中逐漸形成的。比如,有次批改中,我先后形成、整理并擬定如下七個要點:1.寫作態度認真;2.題材豐富多彩;3.技巧不乏可取之處。4.煉意上花功夫不夠;5.敘述平淡,毫無感情投入;6.有偷懶抄襲嫌疑;7.基礎知識方面不夠扎實。講評時,著重講第1點和第7點。肯定成績時,一般比較全面;指出缺點和不足時,一般一次只重點講一個,而且估計這缺點或不足是學生下次作文時大多可以改正或者會引起重視的。比如,有次講評,在肯定成績之后,我只講了一個“表達嚴重不清,不注意煉詞、煉句”的問題,演示幾個例子,師生一起討論修改,學生聽后,很有收獲。有時只重點講評一篇文章的優劣得失,如上面提及的那篇《故鄉,一個春天的早晨》,從選材立意到布局謀篇,到表達修改,都講;同時,還請那位學生談寫作體會。結果使全班同學很感興趣,很受啟發。

總而言之,作文教學是一項十分繁復而艱辛的工作,如果我們能夠在實踐中不斷摸索、總結,一切從實際出發,那么,不管采用什么方法,都能收到預期的良好效果。

 


上一頁  [1]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