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對于閱讀教學之拿來主義綜述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對于閱讀教學之拿來主義綜述
  
  沒有人專門教你怎樣寫作,但是在閱讀與交流中學生會學了表達也學會了寫作。而我們國家自古以來講的就是“學而優則仕”,中國人講的是集體主義,因而我們的教學是為了“更上一層樓”,也就是現在的考大學。你永遠無法靠量化去評判一個國家的文化和教育,不能說諾貝爾獎除了達賴就沒有中國公民獲得,這就是中國教育的失敗。語文教學的根還在中國文化中,而且也必須在中國文化中。但是好的東西我們可以拿來為己所用。問題就是怎么用。我認為,美國教師的導學案,或者說這種教學方式正好適用于我們的閱讀課教學。著名特級教師程翔有一個觀點,“教育是要培養學生心中的太陽。我們培養出來的人,如果能擁有自己心中的太陽的話,他就會用自己心中的太陽去照亮別人,在精神上、思想上、心靈上不會去依賴別人”.《高中語文課程標準》也指出“語文具有重要的審美教育功能,高中語文課程應關注學生情感的發展,讓學生受到美的熏陶”.
  
  作為語文教師,我們要做的就是讓學生擁有自己心中的太陽,在美的熏陶下成長。從語文的角度來說,最能夠受到美學教育的就是“讀書”,讀好書,讀經典。這個好時代給我們提供了契機。新課改人教版教材必修一到必修五每本書后面都有兩篇名作導讀。讓學生有機會與經典邂逅,與經典談一場愜意的戀愛。我們剛開始的做法一般是介紹作品產生的時代背景,作家的人生簡歷等,就像把學生領到文學名著的門口,然后說,“你自己進去看吧!你的美人就在面前,你們戀愛吧!”這種相親式的導讀,成功率實在有限。或者就是復述一遍作品的情節,結果是作品原來的韻味和蘊藉消失了,語言的魅力沒有了,僅僅剩下情節和故事
  
  無異于交給學生一副骨頭架,還強迫他愛上這幅架子。這樣的“導讀”對于普及文學名著應付考試會起到一定作用,但是無法實現揭示和理解藝術作品的藝術價值的目的。這樣導讀之后我們就會安排學生寒暑假或者平時下去自己讀,然后寫讀書心得。可憐的學生學生根本就不知道拿到一本厚厚的小說要如何寫讀書筆記,應該從何下手,應該寫些什么。最后要么上百度搜,要么就只是摘抄原文湊字數。這種時候以自己為代表的老師們多半會責怪他們不認真學習,不好好讀書,不尊重經典。現在想想自己是如此可笑。老師沒教,學生沒有范本,他們該何去何從,連葫蘆都沒有,怎么畫瓢呢。比如,隨著時代的風云變幻,已經讓今天的中學生對周樹人變得冷淡。在光怪陸離的霓虹燈下,在大師泛濫的消費文化時代,在教授、學者迷失自我的所謂學術環境里讓90后如何去理解那個被教科書神化、圣化的“革命者”魯迅?大概沒有多少90后了解魯迅能比對周杰倫更多——當然這種比較真的在褻瀆魯迅。我們多會責怪世風日下,學生不懂魯迅,或者干脆因噎廢食地把先生從教材中請走,或者就是一看到魯迅就全身毛孔緊閉,嚇出一身冷汗,擺出一副嚴肅的面孔,還沒學就告訴學生魯迅是很不好懂的,你們只要了解就行了。
  
  錢理群教授說魯迅這個人要么讓人愛要么讓人恨,你很難對他產生中間的情感。那為什么我們不相信學生中也有喜歡魯迅的呢。那我們為何不用“拿來”之物給學生們一片陽光。假設做了這樣一份導學案,從多個層面解讀魯迅的文學作品,甚至運用多種文本批評的方法,形式主義也好,結構主義也好,還是敘事學批評也好,引導學生理解文學作品。比如舉一篇短篇小說,《故鄉》。這雖然不是大部頭的經典,但仍可借鑒其解讀的方法。《故鄉》的文本分析,可以提示學生從敘事學的角度來分析,探討“我”這個敘述者的角色和作用,還可以從“故鄉與返鄉”的故事模式來探討。總之語文課的確不能上成政治課,但是不代表語文課就不談社會,沒有不同的社會怎來不同的文學作品。講魯迅,不談政治可能嗎,他的作品本來就是中國的一部人類學。所謂“回歸文本,就是指不同的文本采用不同的解讀方法,從字里行間讀出讀者可能讀到的內容,不去強加,不去隨意敷衍。”這樣才能讓學生明白他面對的是多么優秀的作品,更重要的是明白它為什么比網絡文學更有藝術魅力。最后,我還想說語文教學來不得半點急功近利。如果我們能將教材中的篇目進行選擇和整合,回歸文本,運用“拿來主義”,編寫一些有效的導學案,給學生們設置一些能夠觸碰到語文精神的問題,這樣或許學生與文學作品真的可以從陌生人變成“戀人”甚至伴隨終生。而我們也可以和學生一起行走在這片荒涼的戈壁上,找尋文學的甘泉,滋潤貧瘠的心田。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