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純潔教法返樸歸真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作者]  李培月

[內容]

 

    (浙江省湖州師范學校  李培月)

    盡管語文教研歷年“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盡管奮斗在教育第一線的廣大語文教師每天起早貪黑、兢兢業業,也盡管我們的莘莘學子寒窗苦讀、題海無邊;然而,結果并不如人意。大部分學生仍然是開口不會說話,下筆不會作文,拿到文章不會閱讀,聽人說話不得要領,就是升了學的也是高分低能。事實已無情地告訴了我們:語文教學誤入歧途。為此語文界不少有識之士正在反思和驚醒,紛紛撰文呼吁:語文教學應速速走出誤區。

    那么,誤區在哪里?又如何走出誤區?筆者認為有以下兩點值得思索。

            (一)明確任務,輕裝前進

    誤區之一:一味強調語文教學的綜合性,忽視了學習母語。

    長期以來,語文教學任務不單一,它幾乎囊括了學校所有的教育內容,有道德品質教育、國情教育、近代史教育、勞動教育、美育,還有能力的、知識的等等。內容雜,頭緒多,負載重,壓得語文教學幾乎喘不過氣來。教師在操作之時難免會顧此失彼,抓了芝麻丟了西瓜。再加上理論界一些錯誤的導向,故弄玄虛的搞出一些新命題,更是把教師弄得暈頭轉向。例如,為了響應學習語文和認識事物結合起來的號召,教學“大中小”盡人皆知的字義,對一年級的娃娃也要講點辯證法,什么“大小是對比來說的一事物比某事物大,但是比起更大的則變成了小……”。為了遵循學語文和發展思維相結合的原則,教完了《司馬光》,還要小朋友討論:“如果你在現場能想出什么好辦法去救那個小孩”。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教學《狐假虎威》硬要學生聯系實際,結果一學生回答:“我們的班長“狐假虎威”。這非但沒達到德育目的,反而適得其反。

   

如此教學,我們不禁要問:語文教學的任務究竟是什么?其實這本是一個無須再作回答的老問題了。因為語文教學的旗巾上高懸的目標一直就是:學習語言,學會正確理解和運用祖國的語言文字,即教學生學會母語,使學生具有聽說讀寫的語文能力。這是語文教學的根本任務,專門職責,份內之事。張志公先生曾經很明白地說過:“識字、讀書、做文章,中國歷代教育就干這三件事。”誠然,在語文教學的同時,我們不反對對學生熏陶感染、潛移默化、提高認識、發展思維,但這一切都該依附于母語學習,應在語言文字訓練的過程中自然完成,而不該牽強附會,借題發揮,更不該喧賓奪主,“種了別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園”。

    由此看來,語文教學必須首先要明確任務,把分散的五指捏攏為一個拳頭,卸下多余的負載,輕裝前進,走出誤區。

            (二)純潔教法,返樸歸真

    誤區之二:一味強調語文教法的創新,忽略了“以讀為本”。

    由于受語文教研隨意性的影響,目前語文教法呈兩大流派:一是所謂“新潮”,其表現五花八門:擅長畫畫的,洋洋灑灑的,畫上幾幅畫,以示形象性;擅長演說的,口若懸河,滔滔不絕,以示學識淵博;擅長打諢的,打諢插科,瀟灑自如,以示教學機智;就是擅長朗讀的,也非用個錄音機,以示現代化;更有甚者居然把教材變成劇本,把講臺變成舞臺,把學子變成戲子,還美其名曰“愉快教學”。且不知寶貴的語言教學時間在嘻嘻哈哈中付之東流。二是所謂“舊派”,其表現主要為兩種:一種做法是以講代讀,“滿堂灌”,視學生為“容器”、“鴨子”,課堂主要時間用在分析結構、提煉中心、歸納寫作特點上。教師分析多,學生品味少,學生的語言積累、語言體驗及欣賞水平均處于貧乏低下的狀態。另一種做法是以問代讀,“滿堂問”,從內容到內容,從情節到情節,煩瑣重復。毫無價值的發問,還千方百計把學生的認識納入自己的認識框架。這種低檔次的提問看似對答如流,小手如林,紅火熱鬧,實則只是浪費時間的無效勞動。既激發不了學生的求知欲,也無益于發展思維。

    而對如此現狀,筆者認為語文教學亟待純潔教法,返樸歸真,踏踏實實地提高教學質量。當前正在重新“炒熱”的“讀”這一傳統教法應“再度出山”并予以重用。

    我國語文界泰斗葉圣陶先生曾說:“語文課以讀書為目的,老師引導學生俾善于讀,則其功至偉。”古人也曾留下“書讀百遍,其義自見”“故書不厭百回讀,熟讀精思子自知”等學習格言。從古至今“讀”一直就是用得最多而且是行之有效的語文教學法。為什么往往被我們不屑一顧的舊式私塾教育,《四書》《五經》一氣貫通的背誦,即死記硬背,倒是培養出了許多學識扎實、才華橫溢的人。而當今我們卻有相當一部分的學生從小學到中學,學了幾百篇課文,聽了幾千節語文課,仍然是胸無點墨,腹中空空。不是嗎?我國許多年輕的明星,雖然他們能在許多國際大賽的競技場上經受考驗,爭得金牌,然而卻經不住記者的采訪,語無倫次,在閃亮的鎂光燈中,他們中間有幾個是說話流利、自然和得體的?這其間可能有許多個人的特殊原因,然而關鍵的恐怕還是語文功底淺吧。俗話說“書到用方恨少”。這“少”一是指讀的少,二是指說得少。如果我們在語文教學中,教師在課堂上少講些,讓學生多讀、多背,多體會多積累,胸中存下幾百篇課文的底子,待到自己說話作文時,便能呼之即出,信手拈來了。再說,文章的妙處盡在文章里,而不在教者的口頭上。讀書,不是聽書;讀懂,不是聽懂。只講不讀,教師講得再漂亮也無法替代學生自己的語言實踐。只聽不讀,聽得再多也是“局外人”。所以,應該讓學生親自去讀,去體驗,考察文字,在讀中明其文章的思路,得其文章的真諦。最后達到朱熹所說的“使其言皆出于吾之口,使其意皆出于吾之心”的境界。

   

當然,筆者提倡“以讀為本”,并不意味著“不講”,任其自流。該講的地方還是要講,妙語佳句、精辟語段、推敲比較、領略情味、體會言外之意等,還是離不開教師的“點化”的。

    走出誤區,提高語文教學質量,已成當務之急。如果我們能從學好母語為主,以讀為本,質樸無華、腳踏實地進行教學,相信前景是可喜的。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