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過秦論》賦體色彩探微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作者]  朱廣盛  江蘇

[內容]

    歷代文人、政治家選取秦滅六國、統一中國而后又頃刻瓦解這一歷史現象作為議論的題材,其中成就最高、影響最大的,當推賈誼的《過秦論》。賈誼作為西漢一代著名的散文家和辭賦家,以賦體筆墨寫論說文,使其成為開一代風氣的作家。

            一

    漢代盛行的賦體作品,假設問答,韻散間出,文采華麗,辭藻豐富,鋪張揚厲,踵事增華,力求層層鋪墊,造成波瀾壯闊的場面,雄厚充沛的氣勢。而提到漢代辭賦,不能不提到賈誼。正是因為賈誼是一個辭賦、散文皆長的作家,他在寫作論說文時,行文波瀾起伏,文筆酣暢淋漓,可謂滔滔而言,其勢不可犯,其理亦無窮,致使后代諸家以論說文標準來匡衡《過秦論》難以合矩。近現代寫作理論者認為,論說文要充分說理,對事物進行周密細致的分析;在分析、論證過程中要運用一定的推理、論證方法,使分析論證合乎邏輯地展開。如果以此標準來衡量《過秦論》,它很難算得上一篇入格的論說文。但是,這并未妨礙它成為一篇絕紗的論說文。《文心雕龍·論說》早就指出:“詳觀論體,條流多品,陳政則與議、說合契,釋經則與傳、注參體,辯史則與贊、評并行,詮文則與敘、引共紀。……”錢鐘書先生在《管錐編》中根據《過秦論》的經驗認為,“敷陳則與辭、賦通家”,并援引了一系列前人關于文無常體的議論,得出“足見名家名篇,往往破體,而文體亦固以恢弘焉”的結論。《過秦論》實是一篇多方吸收辭賦滋養的破體之作。

    《過秦論》中的賦體因素,最明顯的莫過于在說理時援史實以為據,讓自己的結論在歷史事實的敘述中得出,作者自己的議論卻很少。論說文體決定了該文的鋪陳不可能照搬漢賦的鋪張揚厲,描寫事物面面俱到,形成圖案化。但對史實的逐一陳說分明形成了一股強烈氣勢,用明人方孝孺的“深篤有謀,悲壯矯許”(《遜志齋集、張彥輝文集序》)來概括,是比較恰當的。這可以從《過秦論》與《阿房宮賦》的對比中窺見一斑。就體裁而言,《過秦論》是史論,《阿房宮賦》為賦體。兩篇的共同之處都充分發揮了賦的“鋪采chī@①文,體物寫志”(劉勰《文心雕龍·詮賦》),或是先極言秦之興,秦之強,秦之盛,或是先極寫阿房宮建設之美,宮中生活之侈,收藏之豐。無獨有偶,兩文同在極盡鋪陳渲染的基礎上,筆鋒突轉,分別加以對比,而后點出畫睛之筆,得出結論。這種方式都可說是“一氣團結,直至末段,一齊例卷,畫出結句,何等神力”。又正如劉勰所云:“麗詞雅文,符采相旺,如組織之占朱紫,畫繪之若玄黃。文雖新而有質,色雖糅而有本,此立賦之大體也”(《文心雕龍·詮賦》)。那么,賈誼為何將《過秦論》上篇寫得如此雄駿宏肆?這還得從上篇在全文中的作用來看。金圣嘆的評說很是精當:“《過秦論》者,論秦之過也。秦過只是末句‘仁義不施’一語便斷盡。此通篇文字,只看得中間‘然而’二字一轉。未轉以前,重疊只是論秦如此之強;既轉以后,后疊只是論陳涉如此之微。通篇只得二句文字,一句只是以秦如此之強,一句只是以陳涉如此之微。至于前半有說六國時,此只是反襯秦;后半有說六國時,此只是反襯陳涉,最是疏奇之筆。”(《天下才子必讀書》卷六)可見賈誼在上篇鋪陳雄肆,完全出于危言聳聽,痛陳秦過以誡漢的目的。上篇只是一個引人注目的漂亮的鳳頭,作者用秦興盛時之一往無前、勢如破竹與覆亡時的一敗涂地、頃刻瓦解構成巨大的反差,制造懸念,以引起讀者的驚駭和疑問:為什

么秦在統一前能打敗力量大于自己的六國,卻在統一天下后亡于遠弱于六國的陳涉?在發問后遂即提出論點。文章前部大量鋪陳夸張的敘述都是為結尾處的幾句作準備,從而揭示中心論點。為了增強設疑的效果,強化“成敗異變,功業相反”的反差,賈誼在前部引入六國作陪,敘六國抗秦力量之強,正是反襯秦在攻取天下時的所向披靡;借六國貶抑陳涉力量之弱,正是突出秦統一后之不堪一擊。只有寫出極強的秦朝亡于極弱之陳涉,才能聳動視聽,引人探尋究竟。

            二

    賦體作品在結構上常取主客對話的形式,各自闡明自己的觀點,描繪各自喜愛的景和物,如《七發》、《子虛賦》、《上林賦》等都是如此,從而成為賦體一個重要的標志。在《過秦論》中,賈誼并未照搬主客對話,而是獨具匠心地運用抑揚之法進行極化對比。以上文為例,作者先進行縱比:六國合縱抗秦聲勢浩大,結果卻一敗涂地,這是前后形勢之比;陳涉起義,一舉滅秦,這是秦的興亡之比,同時以此襯托出攻守之勢的巨大變化。作者用大半篇幅詳述孝公以來秦之興起過程,用意也在為第二段中秦的迅速崩潰作對照和鋪墊。對前者的大肆渲染。主旨卻在極力夸張后者,“揚”秦正是為“過”秦。這種先揚之于九天之上,然后猛然一扣,擊之于九地之下的手法,實在堪稱空絕。接下去在此基礎上作者又進行了一系列的橫比:極力寫陳涉的出身貧賤、才能拙劣、地位卑下,起義軍人少力弱,疲弊不堪,目的卻是反襯秦朝敗亡之易。此外,尚有興與亡時“天下非小弱”之比,雍州之地與崤函之固相比。對比之后提出“成敗異變,功業相反”這一明顯的問題,而后用一個過渡句“試使山東之國與陳涉度長挈大,比權量力,則不可同年而語矣”承上啟下,再以“秦以區區之地,致萬乘之勢,序八州而朝同列,百有余年矣。然后以六合為家,崤函為宮”概括前半篇,同以“一夫作難而七廟墮,身死人手,為天下笑者”總結后半篇作一個總括的對比。這樣,多種比較造成層層進逼步步蓄勢的強烈氣氛,而后來采用設問得出的結論就如山洪爆發,勢不可擋。立足此論點,我們再回顧作者不惜工本,用墨如潑極寫秦之強盛,乃是為了說明這一切是秦在統一六國的攻勢中采取“高詐力”的結果,而秦在統一中原后的守勢中沒有認識到“安定者貴順權”的道理,沒有按照實際情況來制定一套新的政治方案,施行仁義,而把“守”和“取”混為一談,用對待敵人的辦法來對待人民,必然招致速亡之禍。這種先含于內,后托于外,先揚后過,“揚”秦是為了張揚仁義,“過”秦是為了指斥“仁義不施”,手法可謂別致工巧。

            三

    漢代社會經濟的繁榮使賦體迅速興起并走向成熟,也使賦體作品在寫物、體物上極盡夸飾之能事。縱觀漢代大賦,多寫宮觀園囿之盛以夸耀帝王窮奢極侈的生活。在《過秦論》中,賈誼則借其來進一步增強文章的氣勢。通過夸飾與排偶的結合,使全文文勢如長江巨浪,峰谷相尋,奔騰而下,勢不可當。為了力求行文氣勢順暢,語意詞句的排偶,因此有些地方的敘述并不完全合于史實。如文中列舉的許多六國抗秦之士,吳起其實在秦孝公出生前便死了,樂毅之功績在伐齊,孫臏之功勞在攻魏,都與謀秦無關。又如把“吞二周而亡諸侯”之事記在始皇的帳上,實際上吞并西周的是秦昭襄王(始皇的曾祖父),滅東周的是莊襄王(始皇父)。但賈誼文的可貴之處,在于他雖然對某些事件的敘述失實,卻仍保持其本質的真實。因為憑賈誼的才華,并非是不知史實而是有意為之,實乃賦家本性使然。這正如西方印象派大師塞尚所言:“我們既不太細,也不太誠實,又不太順從大自然,可是,我們多少總是自己模特的主人”。賈誼的《過秦論》既不像司馬遷那樣精雕細刻,也不像左思的《三都賦》那樣言必有據。他的夸飾,不僅符合歷史本質的真實,并且給人以更強烈的印象,因而他所總結的歷史經驗教訓才能夠深入人心。所以盡管它在細節上有失實之處,歷來人們仍然予以高度評價。

    為了力求行文氣勢流暢,賈誼還十分注重運用賦體所擅長的排偶。他善用同文疊句,如寫秦孝公有“席卷天下,包舉宇內,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四句只一意,而必當疊寫,極言秦虎狼之心,非一辭而足也”(《古文觀止》);寫秦始皇“撮長策而御宇內,吞二周而亡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執敲樸而鞭笤天下”四句,也只涉及始皇登帝位對人民的驅使奴役;寫陳涉“翁牖繩樞之子,氓隸之人,遷徙之徒也”三句,共同形容陳涉地位之卑微。而排比在文中更是俯拾皆是。如“齊有孟嘗,趙有平原,楚有春申,魏有信陵”四個相同的主謂短語寫合縱范圍之大;“明智而忠信,寬厚而愛人,尊賢而重士”三個相同的并

列短語寫四君子品德之高,威望之重;“有寧越徐尚、蘇秦、社赫之屬為之謀,齊明、周最、陳軫、召滑、樓綬、顓景、蘇厲、樂毅之徒通其意,吳起、孫臏、帶佗、倪良、田忌、

[1] [2]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