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文科教研中學語文教材改革之我見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作者]  丁肇熙

[內容]

 

    教材是教學之本,傾力研究應是理所當然的。解放四十多年來,經過多次修訂,教材建設雖然取得一定經驗和成績,然而毋庸諱言,投入的研究力量是不足的,至少沒有發動全國性的研討。造成這種局面有復雜的原因,而思想認識問題恐怕是主要因素。似乎教材的取舍是政府主管部門的事,無需民眾考慮,于是只好在教法上做文章,這是否有本末倒置,舍本逐末之弊呢?就中學語文教材而言,多年一貫制,一種傾向,一種格局,一種風格,這對國家、對民族無疑是損失。過去的已無法挽回,未來的要把握,這就是考慮問題的基本點。現就中學語文教材談一些個人管見。

    建國前因襲英美制,采用國外原版教材外加“國粹”(主要是儒家經文)。建國初期又全盤“蘇化”外加“革命文藝”作品。五十年代初曾有過一陣“自力更生”的勁頭,于是出現了文學與漢語分課制,重視了基礎知識和傳統文選,但又排除了一切現代文,后來一到“反右”,便“全軍覆沒”。在以階級斗爭為綱的年代里,教材中只存“刀光劍影”,外國人只留馬列和高爾基。改革開放后,教材有了明顯變化,充實了古今中外的一些名著,又比較重視語文學習的自身規律,開始走向正規化。這是應該稱道的,然而卻十分不夠。還有許多深層的問題,需要花大力氣去解決。

    標準不一,是教材設置上的首要問題。究竟以什么標準選材?是以語言文字的學習要求為標準,還是以思想教育的要求為標準?現行教材雖然在編排上體現了由淺入深、由易到難的原則;在體例上按文章體裁組元。但是,在具體選篇上無不反映出以思想教育為中心的傾向。“文以載道”,“文道結合”是無可非議的,可是某個具體的“文”不應該也不可能是某個“道”的直接圖解。我們的教材在兩個標準的“結合”上煞費苦心,作了艱苦的努力,然而事實表明,二者往往難以統一,常常顧此失彼,結果適得其反,“文”沒有學好,“道”也沒有傳好。“道”沒有良好的載體,無以顯示其威力,難免蒼白無力或者變成空洞說教。一味地強調文章的思想性,難免削弱語言文字學習的系統性。文道關系的處理是一個長期以來使人深感困惑的敏感問題,在某個時期甚至是一條碰不得的“高壓線”。我認為解決這一問題的出路是確立以語言文字的優劣作為主要的取舍標準,大膽選用文質并美的文章,以最完美的形式表現最健康的內容,真正做到文道統一。

    比例失當是教材設置上的突出問題。正是由于在指導思想上存在困惑,因此,在教材具體安排上的比例失當就不可避免了。現行教材今古選文的比例大約為4:1,我建議調整為3:1,初高中應有區別,隨年級增高,比例可作相應調整,如高中可調整為5:2

>或2:1。至于古代、近代和當代的比例失調情況就更為嚴重了,當代作品入選幾乎為零。文體上的比例也失調,散文、詩歌、戲曲偏少,元曲是鳳毛麟角,優秀的地方戲曲更是無人問津,尤其是堪稱“國寶”的京劇在教材中似無反映。所選現代文中毛澤東、魯迅、郭沫若等人的作品唱主角,其他名人名篇偏少,更有一批優秀作家的作品,由于種種原因長期被排除在外,至今,人們對他們的生平及其作品一無所知。中外作品的入選比例也失當,需更多地吸收外國優秀作品入選課本,尤其是增選當代富有時代氣息的外國優秀作品,讓學生了解一個真實的世界。另外,在選文所涵概的內容上也有失偏頗,對各國的文化特質、民族風情、天文地貌、山川奇景、社會百態等反映不足,這不利于學生了解紛繁復雜的大千世界。

    脫離實際是現行教材的要害問題。縱觀中學的全部語文教材,幾乎沒有反映青少年(中學生)現實生活的作品。課文中只有古代的、過去的“人”和“事”,只有“老祖宗”,沒有“現代人”,沒有“自己”,沒有自己感興趣的生活,沒有血肉飽滿的當代英雄,更沒有當今的社會圖景和種種矛盾沖突,以及隨之而來的新思想、新觀念和新的生活方式。教材還沒有體現建設現代精神文明的需求,基本上沒能回答時代提出的一系列不容回避的問題。

    總之,現行教材在發揮了它的不可磨滅的歷史作用之后,再去面對新世紀的挑戰,就顯得無能為力了。這套比較陳舊、比較單調、缺乏時代氣息、不適應青少年年齡特點和需求、缺少針對性、沒有預見性的教材是到了非徹底改革不可的時候了。

    左的干擾和影響是教材研究和教材改革進展遲緩的總根源。多年來形成的一些不容改變的原則,如教材必須“為政治服務”、“與生產勞動相結合”、“厚今薄古”、“厚中薄外”、“把德育放在首位”、“政治第一,藝術第二”、“防止西方思想意識滲透,反對和平演變”等等。對這些原則,在本文中不可能作全面評論,這些相當復雜的問題有待日后細細研究。我們要強調的是,在相當長時期內,人們采取了形而上學的觀點來對待這些原則,產生了不小的片面性,直接危及了語文教材的建設,這是不可忽視的現實。

    許多教材的設置是服從政治需要的,有的甚至是直接的政治圖解,單純知識體系的教材幾乎是不存在的。以我國教材為例,多數教材都滲透共產主義思想,強調先人后己,大公無私,忘我勞動,不計報酬,為民犧牲,勤勞勇敢等,然而這并不是思想教育的全部,思想教育的內容還包括堅韌不拔的奮斗精神、百折不撓的斗志、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毅力以及充分發展的個性、待人友愛、誠實、忠誠、國家意識等。因此,中學語文教材即使是在思想教育這個問題上,也陷入了片面性。通過教材教育學生怎樣做人,怎樣修養個人道德品質、確立正確的人生價值觀,怎樣建立社會責任感、堅定民族信念,甚至于怎樣遵守公共道德等,目前在國內都是需要迫切解決的問題。我們的教材恰恰嚴重忽視了客觀上十分需要的內容。

    曲解“厚今薄古”是又一傾向。我國古典文獻,浩如煙海,博大精深,是古代政治、思想、經濟、文化、科學的結晶,其中不乏精品,過去因過分強調批判“封建糟粕”和作者的政治立場,排斥了一大批優秀作品入選,虧待了“老祖宗”。我認為即使有些觀點陳舊的作品,如果主流是好的,文辭是上乘的,又適合閱讀就不應排斥,機械地用馬列觀點、用現代人的認識去苛求古人,不僅是不現實的而且是荒唐的,那樣做的本身就違背了馬列主義的歷史唯物觀。古代作品入選的面窄量少,式樣又較單一,許多時代的代表作都未入選。對于入選作品,又存在著重文學輕科技,重史實輕史論,重人事輕倫理的傾向,中國人民的傳統道德觀、人生觀、科學觀反映太少,根本就不足以體現文明古國的特點。中國歷史上光輝燦爛的哲學見解、謀士的韜略、政治家的遠見卓識、軍事家的雄才大略、科學家的豐功偉績都是中華民族的寶貴的精神財富,如《四書》、《五經》中的許多言論早就成為中國人的傳統美德。令許多“洋人”傾倒的中國古代文化,中國人卻不甚了了,難道不值得我們反思嗎?

   

混淆愛國主義與盲目排外的界線是一個思想障礙。在片面強調愛國主義因素時,洋人的東西就會貶值,往往會被視為“糟粕”而拒之門外。殊不知洋人的文化遺產中、洋人的現代作品中有相當部分是精華,是人類的共同財富,文化和思想是沒有國界的,拒絕它是可惜的。在選取外國作品時慎重有余,積極不足,缺乏足夠的熱情和勇氣,清規戒律太多(一些西方和東方國家在選擇教材的排外性上尤甚)。我們課本中的外國優秀作品偏少,入選的幾乎都集中在19世紀批判現實主義作品的框架內,這樣做,即使是為了揭露資本主義制度的全部面目也是不夠的,對學生真正了解資本主義世界的真實狀況不利。如果能全面了解,借鑒精華,舍棄蹄毛,反而更能堅定我們自己的政治方向。

    語文教材歷來按文體組元,這未必是最佳組元形式,若按基礎知識或寫作要求組元,也有其優越性,這是值得商榷的另一重大問題。

    我熱切地希望我們能更新觀念,創立新教材體系,建立中

[1] [2]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