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破“唯本”觀念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作者]  王輝

[內容]

 

古人云:“讀書破萬卷,下筆若有神”。此語已被學人作為座右銘廣為傳誦。

其實,它只說對了事物的一半。如改為“讀書識萬卷,實踐方有神”就此較恰當和完整了。因為讀書只能獲取知識,只有通過生活實踐才能把知識學活、用活,從而形成能力和素質。此間蘊含著一個新的教學理念--談書不“唯本”,實踐鑄“真魂”。就語文教學而言,就是要破“誰本”觀念,重生活實踐。

一、“唯本”——一潭死水不泛波“本”指課本,即教材,教科書。語文教學首有一種提法:以“綱”為綱,以“本”為本。其用意就在于規范語文教學與測試。本無可非議,但把“本”強調到如此重要的程度,以免產生負面效應。事實上,培養學生的語文能力,只靠課本是很難湊效的。誠然,學習語文要多談書,古今學人均有這方面的論述。呂叔湘先生就曾強調學語文“要大量閱讀”。所以語文教師不僅要把課文教好,讓學生學好,而且必須輔導學生多談課外書籍。然而,我們強調多談書,并不意味排斥生活實踐和社會實踐在語文學習中的作用,只是要破除忽視實踐的“唯本”觀念。已故“大語文教育”的倡導者張孝純先生就首提出:“語文與生活同在,凡有人類生活的地方都有語文,都有語文實踐與語文學習。”社會生活是語文的源泉,也是語文能力形成的土壤。如果語文教學與社會實踐脫離,把學生關在狹小的教室里,強制他們一味地談、練、寫,那么將使他們的思想感情枯竭,必然形不成真正的語文能力和素質,充其量是個“書呆子”而已。有的教師講課生怕學生聽不懂,往往對課文細嚼慢咽滿堂灌;老師講來講去還是字詞句章、語修邏文;學生學來學去只見課文,不見社會,毫無生活體驗。當然,語文也是學不好的。

二、生活——為有源頭活水來破“唯本”觀念,并不反對讀書,而是要在談書的同時,相機打開生活源頭的口子,讓學生感情和班性的思維“流”進來,給“本”注入活的靈魂和生機,把課文引入生活,把課堂延伸到社會。在流不暢的地方給予疏通;在順暢之時,投擲一石,激起波瀾。學生坐在課堂,心在社會,使其思維深處感到不是在學語文,而是在學社會,因此興趣盎然,體驗才能深刻。

張孝純先生提倡:以語文課堂教學為軸心,向學生生活的各個領域開拓延展,全方位地把學生的語文學習同他們的學校生活、家庭生活和社會生活有機地結合起來,把教語文同教做人結合起來,把聽說讀寫四方面訓練有機結合起來,使學生接受全面、整體、能動、網絡式的強有力的培養和訓練。首先要做語文教學的有心人。生活中處處有語文,教師在與學生的接觸中,只要留心,就不難找到語文“教材”和實踐的機會。這種教學由于是學生親身體驗的,特別生動活潑,效果必然好。另外要采取,“走出去、引進來”的形式,由小課堂向外擴展,充分利用理代電教手段,把大自然和社會生活搬到課堂里來,或走出去,到大自然中去、到工廠農村部隊去、到社會生活中去,開展豐富多彩的社會活動。這樣,就能在實踐生活中鍛煉自己的說話能力、交往能力、寫作能力。從而做到課內所學,課外所用,課外體驗,課內升化,真正成為語文能力。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