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xiáo@①之戰》幾處注釋辨疑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作者]  韓世齡/湯云航

[內容]

    統編高中語文課本中《xiáo@①之戰》一文是選自《左傳》記載的秦晉兩國之間的一則戰爭故事。讀后覺得其中的幾處注釋有些費解,似有提出辨析的必要。

            一、“腆”字詞義及相關標點

    “腆”字是出現在鄭國商人弦高偶然遇到將要侵襲自己國家的秦國軍隊時說的一段話中。1996年版的課本把“不腆”注為“不體面”;編者對這段話,是這樣標點的:

    寡君聞吾子將步師出于敝邑,敢犒從者,不腆。敝邑為從者之淹,居則具一日之積,行則備一夕之衛。

    “腆”字詞義,所見到的訓解中幾乎都是“厚”和“豐厚”義,沒有訓解為“體面”的。《方言》、《左傳》杜注、《中華大字典》、《漢語大字典》、新舊版《辭海》和《辭源》以及楊伯峻《春秋左傳注》等字典、辭書,或解為“厚”,或釋為“豐厚”,均無“體面”一解。只有《說文》說解為“多”,實際也就是豐厚義。因此,好象沒有必要標新立異地去訓“不腆”為“不體面”。況且,上述著作中有些就是以“不腆敝邑”為例證。

    那么,高中課本為什么要注“不腆”為“不體面”呢?恐怕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為了把“不腆”與“敝邑”斷開,“不腆”歸入上句,從而造成可以把“腆”字“豐厚”義進一步引申為“體面”義的語言環境。但是,豈不想,盡管也能把上下文講通,而事實上卻違背了當時的語言習慣。楊伯峻《春秋左傳注》在注“不腆敝邑”時曾舉出一系列例證:“不腆云云,當時客套用語,文十二年傳‘不腆敝器,不足辭也;不腆先君之敝器,使下臣致諸執事以為瑞節’、二年傳‘不腆敝賦,詰朝請見’、‘不腆敝賦,以犒從者’、襄十四年傳‘我先君惠公有不腆之田,與女(汝)剖分而食之’等等皆可證。不但田賦及他物可謙言不腆,人亦可謙言不腆,昭三年‘不腆先君之適以備內宮’是也。”楊伯峻所舉《左傳》諸例中,沒有一例是把“不腆”與下文斷開而獨立使用的,這恐怕就是當時語言習慣。高中語文課本1996

年版為把“不腆”注為“不體面”而把“不腆”與“敝邑”斷開,顯然是欠穩妥的。

            二、關于“淹”和“淹久”的詞義

    “淹”也是用在鄭國商人弦高遇到秦國軍隊時所說的一段話里:為從者之淹,……

    “淹久”則是出現在皇武子受鄭穆公派遣,去客館給成戍守在鄭國的杞子等秦將們下逐客令時所說的一段話中:吾子淹久于敝邑,……

    高中課本對“淹”和“淹久”分別都做了注釋。對“淹”的注釋又分兩種:一是1990年以前的版本注為“久居”;二是1990年以后的版本譯為“停留”。“淹久”的注釋未見有什么變更,一直是“久居”。對“淹”和“淹久”的詞義,楊伯峻《春秋左傳注》在訓解“為從者之淹”的“淹”時指出:“淹,久也。成二年傳‘無令輿淹于君地’,久于君地也。故淹久亦可以同義詞連用,宣十二年傳‘二三子無淹久’是也。”楊伯峻把“淹”和“淹久”都訓為動詞性“久”,即“久居”之義。高中課本1990年以前所注的“久居”,可能就是以此為依據。然而,1990年以后又為什么改注為“停留”呢?不難看出,編者可能有新的考慮:其一,以為楊伯峻注的“久”容易被理解為形容詞,況且,楊所引用的《左傳·宣公十二年》“二三子無淹久”之“淹”,杜預本來就注為“留”,動詞性更明確,于是就改注為“停留”;其二,從情理上看,可能以為注為“停留”才能顯示出弦高的機智,否則,從弦高口中說出秦軍要在鄭國“久居”就等于揭穿了他們侵襲鄭國的陰謀,這又何談機智呢?

    前一種考慮恐怕有些多余。從“淹”的詞義引申情況看,除個別用例外,大都一直保留著動詞義。按《說文》,其本義為水名。由水名引申為“浸漬”或“淹沒”義,《玉篇》:“淹,漬也。”《楚辭·劉向〈九嘆·怨思〉》“淹芳芷于腐井兮”之“淹”,王逸注:“漬也。”《禮記·儒行》“儒有委之以貨財,淹之樂好,見利不虧其義……”之“淹”,鄭玄注為“浸漬之”,孔穎達疏為“言樂好之事,易以溺人。”其“溺”,即淹沒義,這里用的是比喻引申出的沉溺義。“淹沒”又可引申出“滯留”義,《左傳·宣公十二年》“二三子無淹久”之“淹”,杜預注為“留也”。“滯留”本來就是長久停留的意思,因此,又可引申出表示時間的久長義,《爾雅·釋詁下》:“淹,久也。”《公羊傳·宣公十二年》“王師淹病也”之“淹”,何休注為“久也”。通過簡單疏理,不難理解,除最后《公羊傳》一例屬形容詞外,其余引申義皆為動詞。雖然楊伯峻訓解“無令輿師淹于君地”之“淹”為“久”,但從其譯文為“久于君地”看,仍是動詞義。顯而易見,與“為從者之淹”的“淹”一樣,都可以訓為動詞義的“久居”或“久留”。所以說,1990

年以后的高中課本改注“久居”為“停留”似可不必。

    第二種考慮,看似有理,但仔細體味原文,覺得卻有失于對這段文字上下文邏輯情理的準確理解。為了說明問題,這里不妨先把1990年前后兩個版本注釋中的譯文和1995年出版的教學參考書中的譯文作一比較:

    因您的部下要久居……(1990年以前版)

    因您的部下要來停留……(1990年以后版)

    因您的部下要在外久居……(1995年出版的教學參考書)

    前兩種譯文把“淹”一個譯為“久居”,一個譯為“停留”,對所涉及的處所雖未明說,但無疑都指鄭國,因為這是鄭國商人弦高所說的話。第三種把“淹”雖也譯為“久居”,但所涉及的處所明確是“外”,即在鄭國以外的地方。所以出現這樣大的差異,顯然是對上下文和情理上的理解不同而造成的。按第一種譯文理解,就是等于說弦高赤裸裸地在秦軍面前戳穿了他們入侵鄭國的陰謀,這當然是迂直之舉,又何談其機智!恐怕是出于這種考慮,1990年版就把“久居”改譯為“停留”——用以表示在鄭國停留時間很短,但是仍然未能改變所涉及的處所——鄭國。這就不能不引人進一步深思:難道弦高說秦軍要在鄭國“停留”就能顯示其機智嗎?按第三種譯文去理解,“淹”就是“久居”的意思,久居的處所不是鄭國而是“外”,即秦軍行軍所經之地。這樣使人覺得文意更順暢,情理更貼切。首先從情理上看,秦軍要侵襲鄭國是發生在僖公三十二年冬,到遇見鄭國弦高時已是僖公三十三年春,時間不可謂不長。況且,從秦到鄭,中間要經過晉國,路程不可謂不遠。弦高說他們“久居在外”是符合客觀事實的,也談不到有什么機智不機智的問題。再從上下文邏輯關系上看,弦高遇見秦軍,當即以四張牛皮和十二頭牛相贈,緊接著就假托鄭國國君的旨意說:我們國君聽說您將行軍“出于敝邑”,作為東道主,理應犒勞您的部下。這第一句話就異乎尋常地顯示出他的機敏:明確知道秦軍要入侵自己的國家卻不明說,而說是“出于敝邑”。所謂“出于敝邑”,意思就是說“從我們國家出去”,也就是“從我們國家路過”的意思。顯而易見,他是以彬彬的外交禮節和辭令來麻痹秦軍。為了進一步穩住秦軍,以便“遽告于鄭”使自己國家早作準備,又說了第二句話:“為從者之淹”,你們在這里居住一天或一夜,我們就提供一天或一夜的吃住和保衛工作。這句話顯然是個因果句,因句是“為從者之淹”。果句是“居則具一日之積,……”因句就是第三種譯文的意思:“因為您的部下長久行軍在外”。如果把這里的“淹”再譯為“停留”,來表示停留時間短暫之意,就與

上句“出于敝邑”造成語意上的重復,況且也缺乏外交

[1] [2]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