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語文需要“泡”開再品味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語文需要“泡”開再品味
  
  【摘  要】語文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藝術,它可以用簡練的語言概括描述生活百態。同時它也是人文性很強的一門科目,它除了要求我們學會基本表達外,還要求對于學生的思想感受、人情世故等等關于情感內在的東西有所形成與提高。要學好語文,就得真正地去體會感受課文所表達的一些情感體驗,如果無法充分地感受,也就不能很好地理解課文。所以在平時的教學中除了要把平時的一些現象用一些語句感受概括外,還應把課文里的一些感受再還原成我們身邊周遭的現象體會,這樣才能讓學生比較好地感受到課文中的情感,從而真正理解。
  
  【關鍵詞】語文教學;正確理解;“象”的還原
  
  一。語文教學中理解課文所引發的思考
  
  作為一名鄉村語文教師,有時候總會感到教學過程中的力不從心,比如有些時候自我感受難以真實正確地傳輸給學生,情感達不到共鳴。有時候自己已經很努力地在表達,但學生體會領悟的卻很少,課堂氣氛達不到預設效果,也讓這節課有了遺憾。自己也曾認為是學生的理解能力不夠,而理解能力不夠是因為他們情感世界的空虛或不足,因為在平時的習作情況中也可以體現出這一點。孩子們的習作結果總是不盡人意,他們感受不到一些濃郁的情感或者感受到了卻無法淋漓盡致地表達。也就是說,孩子們對于生活中的事、情都已習慣成了麻木,成了理所當然,缺少了激情與發現,從而也對人情世故、世間萬物缺少了觀察研究的熱情,最終情感的萌芽也無法茁壯成長。
  
  孩子們一開始的情感體驗的積蓄是空白的,是由之后大人的影響而漸漸形成。入學后,很大一部分情感體驗的積累都是需要老師引導才能真正完成的,如果老師引導好了,那么學生也會得到豐富的感受與體會;如果老師忽略了這方面的引導,那么學生的情感體驗也很難達到合格。對于我的學生情感體驗的現狀,我也不得不投入深刻的反思。在平時改作中總是讓人覺得學生寫的作文敘述太過麻木空洞,沒有那種真情實感的充斥,讓人一讀就容易歸類為流水賬,一直在找原因,很多時候甚至還會埋怨孩子們沒有用心去感受生活。這幾天看了王崧舟老師的一本書,才恍然發現正是自己教學上的缺陷導致了學生現在這樣的學習狀況。
  
  二。關于語文教學的分析
  
  語文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藝術,它可以用簡練的語言概括描述生活百態。同時它也是具有人文性的一門科目,它除了要求我們學會基本表達外,還要求對于學生的思想感受、人情世故等等關于情感內在的東西有所形成與提高。所以在平時的教學中除了要把平時的一些現象用一些語句感受來概括外,還應把課文里的一些感受再還原成我們身邊周遭的現象體會,這樣才能比較好地感受到課文中的情感。但是很多時候,孩子們已經聰明到了會用詞語短句直接形容概括課文所要表達的情感。就比如說《圓明園的毀滅》這篇課文的教學中,一些句子的體會在學生的回答中就濃縮成了“令人憤怒”之類,這樣的答案不能說錯,但總是讓人覺得似乎太過單薄。記得我上小學那會,語文老師在上課最后總會給我們得出個課文中心,然后抄在黑板上,一到臨考復習時同學們就死命地背被這些。正所謂中心都抓住了還怕考試出什么花招么?似乎一切題目只要是這篇課文的大致就能用著課文中心思想來打發了。比如寫到關于雷鋒的題,我們就直接可以定義成“助人為樂”,大致就會對了。這就是傳說中的“填鴨式教育”,為了應試教育,過去的教師和學生也是找盡了捷徑。而這樣的教育模式,雖經教育改革后變得有些好轉,但就如一湖泉水,上面長了水藻,想立刻清楚掉也是有難度的。一貫以來的教育模式讓老師和學生都偷懶了,從第一級直接跳到第三級,還沒好好體會感受就已經可以死背課文中心了,就如拔苗助長一樣,長是長出來了,卻是“死”的,而且“死”的還差不多是同個樣子的。
  
  在我們的語文教材中,很多都是對生活的描述,是感性的語言所描繪的一幅象,而讓學生來談一談對于這個象的感受時,學生總會下意識地用一個比較概括性的中心詞來表達自己的感想。其實我覺得語文就像是被曬干的海帶,把海帶曬干只是為了方面運輸,要吃這個海帶我們就還得把它放到水里泡成原來的樣子,這樣才能吃出味道。而現在很多學生都只是看到海帶就想了想它的味道,或許是以前吃到過,又或許是聽別人說的,而沒有真正地去浸泡海帶去品位海帶。問他們海帶是什么味道,他們大概都能說個“有些腥”.我們大多只是讓學生們知道了某個意思,卻忽略了課文所表達的象的全面呈現。學生沒有看到課文中的象,更是無法走進由一個個象所形成的意境中,所以他們當然無法說出更多具體而實在的感受。
  
  三。語文教學中應該還原課文中的象和意境
  
  教學中,我們應該從課文中的語言還原出一幅幅生動的象,再由這些象形成一個意境,讓學生在這種意境中身臨其境、感同身受。也就是說首先我們要把這“海帶”給泡開來。比如六年級課文《我的伯父魯迅先生》中的“飽經風霜”一詞的理解,可能就有老師會根據字面意思引申理解,跟學生解釋為經歷了很多的艱辛和磨難。意思雖然沒錯,但在情感體會上卻欠缺了很多,像是病人蒼白的臉,失了生氣。學生雖然大致地理解了意思,但對于作者為什么說這個人的臉是飽經風霜的,卻沒有再深入地思考。語文本就是縮了水的現實,它記載下了當時作者所見所聞所感,但終究無法真實正確地把作者當時的感受完全地展現給讀者。如果我們不去深入地了解與體會,讀到的東西也只能是皮毛。所以還原當時的“象”是我們深入課文所需做的首要之事。又如另一個事例,同樣是理解這個“飽經風霜”,老師先讓大家說說平時見過哪些飽經風霜的臉,再說說這樣的人其它身體部位又有什么特點,或者講講他們平時的生活是怎樣的,等等。從身邊的發現作為切口,再回到課文,想一想猜一猜課文里的這張飽經風霜的臉的主人又該是怎樣的生活怎樣的一個人。這么一來,學生對于飽經風霜這個詞也就有了比較通俗的理解,而不會單從字面上去硬性解析。
  
  有了象的體會,就好像是把當時的那個畫面搬到學生面前,這樣一個個象的拼接就可以營造成一個“境”.例如五年級課文《地震中的父與子》,課文里幾處描寫父親為了救兒子而堅持不懈、不肯放棄的畫面,這樣一幅幅畫面拼接在一起就營造出了一個意境,學生真正置身其中時也必定能感受到父子連心的感動。
  
  把課文攤開來,就會發現其實它包含的內容很多,學生得到的體會也是各不同的。教師是教學活動中的引導者,學生才是教學活動中的主體,作為教師的我們要做的應該是引導學生去品味語文感受語文,而不是把自認為的一些知識點灌輸給學生。語文需要“泡”開來品味,這樣才會更深入地有所感受,才能讓學生學得更透更深。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