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小學語文教學論文:將“體驗”進行到底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小學語文教學論文:將“體驗”進行到底
  
  《語文課程標準》強調作文教學要讓學生 “力求表達自己對自然、社會、人生的獨特感受和真切體驗”.如何讓學生在作文寫作中表達真情,抒寫真切體驗呢?我認為 “體驗”是關鍵,必須在“體驗”上做文章。 “體驗”既有“領悟”“體味”“設身處地”的心理感受,又有“實行”“實踐”“以身體之”外部實踐的含義。因此,體驗不僅重視主體的心理結構,更注重主體與客體合一的動態建構。基于以上的理解,結合我的教學體會,在小學作文教學中,我嘗試著進行了體驗式作文教學。所謂“體驗式作文教學”就是從學生主體體驗入手,為其創設一個特定的“真”情景(客體),讓學生設身其中,實現“外部刺激力向意志事實的轉化”,從而獲取語言運用的直接經驗。體驗式作文教學是讓學生作文走向“立誠”的最佳途徑,不僅能讓學生“寫自己的話”,而且“寫自己知道得最親切,感悟得最深切的東西”  循著以上理論脈絡,我嘗試著從以下幾點做起:
  
  一、在“真交際”中體驗生活,讓學生感受到寫作是一件與生活密切相關的事。
  
  “真交際”指學生與老師、同學、家長或其他人進行的有一定目的的書面或口頭的往來接觸活動。例如學生間討論感興趣的話題,向老師說明犯錯誤的情況,參加競選,和父母爭辯,寫信,討價還價,義賣等等。這些接觸活動在學習生活中頻頻發生,然而很少被老師有意識的開掘,引入習作范疇。或者說老師沒留意去創設生活中本來具有的自然的交際情景。葉圣陶先生曾說“寫作是為了生活”,一旦寫作和生活相融起來,學生就會感到寫作的意義和作用,增強興趣和動機。例如,我指導學生用廢紙做出了一個個色彩鮮艷,結實防水的紙球(紙球外套上了各色塑料袋),并指導從前言、材料與工具、方法與步驟、玩法提示四個方面寫成了一篇小說明文。接著創設了一個真交際的情景:將全班60人分成兩人一組,分別到30個班級講解、推薦做紙球的方法。活動完畢回到教室交流活動經歷。有的陶醉在成功的喜悅中,手舞足蹈的講述了刺激而開心的交際經歷:“聽我說明來意,臺下‘嘩’的響起了掌聲,我定了定神,大步跨上了講臺”“在同學們的吆喝聲中,火紅的紙球從教室這端拋向那端,我趁勢大聲問到:‘好玩嗎?'’好玩!‘……
  
  又一陣吆喝聲淹沒了我的話音”“我可真是過足了一把推銷癮!”有的垂頭喪氣,因為“—開口就心慌,臉紅,引來同學們一陣陣哄笑”,“我不停地用手捏動著褲逢,眼睛盯著講臺,我聽見自己的聲音像蚊子嗡嗡。”可見,整個交際活動調動了學生各種感官參與,浸透了學生個體體驗的理解和感悟,學生心理反應自然豐富多彩,因此傾吐出來的又怎能不是“我的”肺腑之言呢?
  
  二、在“真角色”中體驗情感,讓學生按照自己的體悟去塑造個性化的角色。
  
  十九世紀意大利著名演員薩爾維尼,主張演員在表演時應生活于角色的生活之中,每次演出都要感受角色的感情。二十世紀初期,蘇聯戲劇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推崇其表演主張,強調表演藝術必須以內部體驗(感受同角色相類似的情景)為基礎,將內部體驗過程視為演員創作的步驟。這就是著名的“體驗藝術學派”表演理論。“感受同角色相類似的情景”就是做一個“真角色”,因為只有成為一個“真角色”,才可能用“那一個”角色特有的語氣去說話,去行走,去思想,才能成為不同于任何角色的個性化角色。這不正和作文教學體驗性原則相通嗎?例如,寫想象類的作文,學生很容易出現想象雷同、不合情理的毛病。但如果讓學生進入想象中的“真角色”,效果就截然不同。以續編故事《狐假虎威》為例,我先讓學生重溫故事,揣摩角色。五年級學生都熟悉《狐假虎威》這個故事,因此播放故事前我提出更高要求:你認為哪些地方寫得很精彩,你能繪聲繪色的講給大家聽嗎?學生講完后,進行評比。“誰講得更精彩,為什么?”提示學生明白:要想把故事寫得吸引人,必須對人物的語言、神態、動作進行細致描述。“你認為這是一只怎樣的狐貍和老虎?”讓學生體悟到狐貍的狡猾與沉著,老虎的愚鈍與暴躁。這為想象故事的生動性和對角色的主調把握奠定了一個基礎。通過想、議、演、說,把學生置于“真角色”境地:“假如你現在就是那只倒霉的小狐貍,在老虎的魔掌下你會怎樣說,怎樣做來逃脫此難呢?”“這屋子里現在有62只小狐貍,比—比哪一只小狐貍的辦法天衣無縫,沒有漏洞。”學生冥思苦想,議論紛紛。想出的辦法先不說,而和老虎(老師扮演)現場表演。表演過程中老師引導學生細致的觀察,準確的表達,合理的想象。這一過程,老師成了愚鈍暴躁的老虎,學生成了狡猾沉著的狐貍,老虎稍一放松警惕就有被騙的可能,狐貍稍一疏忽就有被吃掉的危險,學生的情感被充分激活,一個個充滿智慧的脫身之計應運而生!不僅如此,活動結束后,“幸存的狐貍”還主動幫助“被吃掉的狐貍”分析原因,另想對策。教與樂之間,學生完成了一篇情感激蕩、足智多謀的純體驗作文。
  
  三、在“真觀感”中體驗精蘊,讓學生學會精細的觀察和準確的表達。
  
  “接觸了生活并不—定認識生活,有了豐富的生活材料,而且了解其’精蘊‘,才能成為寫作的材料。” “精蘊”即事理的深奧處細密處,這是小學生在觀察生活時很難認識到的,但如果給學生—個親身體驗的、有一定時間和空間的觀察點,必能激發觀察意向,揣摩觀察方法,獲取深刻而細致的“觀感”(看到事物以后所產生的印象和感想)。例如,讓學生親手種植牽牛花,寫觀察體驗日記。老師發給學生一些種子,但并不告訴他們是什么種子。四月下旬開始培土和播種,學生從形狀、顏色、硬度、重量等方面觀察種子,并記錄下種的時間、經過及對種子的寄語。一個孩子寫到:種子像芝麻一樣,黑黑的。而有的孩子細致觀察后指出表述不合實際,應為:種子比芝麻略小,黑中微黃。可見有的孩子觀察更精細了。7至10天后出芽了,孩子們驚叫起來,花苗漸漸長大,孩子非常想知道是什么花,查閱了很多有關植物的書籍,有的甚至端著花缽向花匠請教。當他們看見花苗長出細藤時,便確定是牽牛花了。但自己種的牽牛花會開出什么顏色呢?對照資料,根據花苗葉子的形狀和大小推測花的顏色。他們意 外地從網上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實驗:如果把—朵紅色的牽牛花泡在肥皂水里,牽牛花就由紅變成藍,如果把已變成藍色的牽牛花再浸到稀鹽酸的溶液里,則牽牛花又恢復到原來的紅色。孩子們又以極大的興趣投入到對“花瓣細胞里的花青素”的研究。自主探究的激情一旦迸發,孩子們就好象長出了第三只眼,走進事物深奧的殿堂,發現了粗淺觀察不能發現的新天地。八月中旬,牽牛花大多開了,雖然是在暑假,很多孩子還是打電話告訴了我喜訊,他們又發現了新問題:沒有一個孩子親眼目睹到花開的經過。后來他們告訴我,牽牛花大多凌晨3點開始綻放,四點左右花開結束,每朵花只有一天的壽命一一他們都快成牽牛花專家了。花開了,孩子的心扉也打開了,充滿想象與創造的文字誕生了:“在微風中,柔弱美麗的牽牛花飄然若仙”“她抖抖沾滿露珠的紫裙,挺起胸脯,吹著喇叭,又努力攀登,我發現她比昨天又高了一截。”“它細細的莖蔓不停地向上纏,我用手把它向上提了一把,沒想到不到一個時辰,它又倔強地退回原地,慢吞吞地自己爬,原來它也有思想呀!”……深秋,花枯萎了,孩子們小心翼翼地摘下花籽,準備第二年春天播種。
  
  經過一段時間的教學實踐,我深刻體會到只要我們真正把體驗性作文教學進行到底,作文與生活的隔膜就就會自然消失,生活之清泉就會源源不斷注入作文之田,豐盈、靈動、真摯、深刻的好文章就會如同繽紛美麗的個性化花朵盛開在我們的作文教學活動中。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