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c800u"></tr>
<menu id="c800u"></menu><wbr id="c800u"><xmp id="c800u">
<tr id="c800u"><xmp id="c800u">
<menu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menu>
<acronym id="c800u"><wbr id="c800u"></wbr></acronym>
<tr id="c800u"><wbr id="c800u"></wbr></tr><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code id="c800u"><option id="c800u"></option></code><wbr id="c800u"><wbr id="c800u"></wbr></wbr>
<samp id="c800u"><wbr id="c800u"></wbr></samp>
<tr id="c800u"><xmp id="c800u">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綜合教育論文 >> 正文

淺析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小先生制

時間:2012-9-16欄目:綜合教育論文

淺析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小先生制

  楊梓楠

  (北京師范大學,北京 100875)

  摘要:小先生制是陶行知在上世紀三十年代初提出的普及教育方式,指人人都要將自己認識的字和學到的文化隨時隨地教給別人,而兒童是這一傳授過程的主要承擔者。小先生制的提出與當時師資奇缺、經費匱乏、謀生與教育難以兼顧、女子教育困難的教育現狀有關;這一教育方式在全國推廣后,反響褒貶不一,陶行知及其支持者極力提出解決的方案措施完善小先生制,乃至與反對者展開一系列針對小先生制是否適用于普及教育的論戰。而隨著民族危機的加深,小先生逐步實現了由普及教育工具向動員群眾工具的轉型。

  關鍵詞:小先生制;陶行知;普及教育;動員群眾;論戰

  一、小先生制提出的背景

  小先生制是順應當時普及教育的需求而提出的。在30年代初,“據教育部統計,中國有一千萬失學兒童”,在陶行知看來,兒童受教育的主要阻礙是普及教育的方法不妥善。的確,在當時普及教育面臨著許多困境。其一,當時的地方小學要收學費,“一般拿不出學費的小孩子就只能被排出于學校之外。”這使一些家境貧寒的兒童失去了受教育的機會。其二,知識私有化現象嚴重,即陶行知所說的社會上存在大量的“守知奴”,師范學校畢業的“大先生”一方面數量較少,另一方面把自己的知識作為私有財產;地方學校則“把知識作為‘秘方’傳授,教學生不要再去傳給別人”。再者,那些窮苦的孩子“在家中都有經常性的工作,如放牛、抱弟妹、燒火……”如果強迫他們上學,無疑會加重他們家人的負擔。面對這一系列的問題,陶行知在經過思索試驗后,提出“如果能將小先生的辦法盡量推行,不出兩年,即可使教育普及。”陶行知還對小先生制的實行做了一些展望,把小先生的授課對象由兒童擴大到所有未受教育的人,他在漢口市立第三小學的演講中說:“要創造新的中華民國,就非要重用小先生不可。”(論文范文 www.qf676.com)吳振宗借俗語“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來比喻中國普及教育的情形——“好像既無巧婦又無米,只好尤拙婦造些菜飯了”。小先生制就是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中應運而生的。

  1933年,陶行知在南通等地宣傳小先生教育。1934年,山海工學團舉行了小先生普及教育隊授旗典禮及宣誓,宣告小先生制正式問世。盡管小先生制30年代才出世,而陶行知自言“它的懷胎,卻在十數年以前”。善于觀察的陶行知不止一次地發現小孩子做先生的例證。南京佘兒崗農民自辦的農村小學,校長、教師都由小孩子自己擔任,稱之為兒童自動學校。陶行知寫詩稱贊他們:“有個學校真奇怪,小孩自動教小孩。七十二行皆先生,先生不在學自如。”另外,30年代初的兩件事情也十分有說服力。一是1933年的新安旅行團活動。“他們沒有教師領導,也沒有父母照應,只是運用團體的力量制裁個人的行動。”這些學生靠演講旅行,作抗日宣傳。陶行知得知后逢人就說:“在這些小孩子的鐵證之下,時代分成了兩個:一個是瞧不起窮光蛋和小孩子的時代,那已永遠成為過去;一個是新時代,窮光蛋和小孩子有不可抵估的力量。”他特意寫詩稱贊:“誰說小孩小,劃分新時代。”另一件事是山海工學團時年13歲的張建派去接待反戰同盟代表團的馬萊,他成功駁斥了馬萊關于英國是支持中國抗日的論點,又列舉了上海英租界工部局協助當局捕殺愛國人士的事實,使馬萊啞口無言。這些實證都使陶行知更加堅信了小孩不僅可以教小孩,而且可以教大人,小先生制在中國有推行的可能性。

  二、小先生制的推廣與反響

  小先生制自1934年初正式問世以來,“各地乃風起云涌的把這制度相繼試行。于是‘我是小先生,變做小先生’的呼聲,差不多充滿了全中國。”對于小先生制的推行情況,陶行知在1935年1月總結說“在這十一個月當中,他已經進攻進了二十三省市。如曉莊之佘兒崗,無錫之河口,山東之鄒平,河北之南開,山西之舜帝廟,廣東之百侯都已經有了成效。”除了在國統區外,小先生制在當時共產黨控制的解放區也受到推崇。

  小先生制在全國推廣的同時,其反響也褒貶不一。在一些地方小先生制獲得了認同。例如福州的小柳民眾學校,采用小先生制,“程度較高之學生劉文炳等十五人,利用工作時間,擴布于一般鄉人,使無形之中,教育普及全鄉,實行以來,成效頗大”在小先生自己眼中,做小先生也有幾個好處,—個學生在作文中寫到“我如果能找—個學生教一教,便可以把我所學到的講給他聽。有時候講不出來,我就要去問我的老師和家長。當老師和家長告訴我的時候,我便會把知識深深的印在腦海里”還有學生認為:“全國幾百萬就學的兒童,人人都教出一兩個識字的人,如果全國國民都能識字,中國豈不就強盛了么?外國誰敢來欺負我們呢?”這些學生的語言稚氣未脫,對小先生制的意義分析并有明顯的被成年人教過的痕跡,然而也可以看出,部分學生已經把小先生制的意義內化于心,并認可這是一種既有利于自己學習,又有利于整個民族普及教育的良策。

  小先生制的確在部分地區取得了一些較好的效果,然而它自推行以來,遭到的反對聲也不絕于耳。首先,從小先生自身來看,存在能力和時間有限的問題。有部分人提出“做小先生的兒童,憑空添上普及教育的擔子,時間不夠分配,反把自己的功課拋荒了”;還有一些小先生由于能力有限,“傳播知識,常多錯誤,無怪乎他們的學生瞧不起他們”對于受到歧視這一點,小先生自己也十分擔心,一個小先生在作文中寫到:“我去教,自己不明白,不是倒反害了人家嗎”在小先生找學生的過程中遭受歧視的事情也常有發生,《大公報》的一則新聞記載:“高小學生至一藥店內調查,店員以其不過一高小學生,遂故意為難,擇一藥名,令其解釋,此小學生茫然不知,窘極淚下而去。”小先生由于自身的能力時間有限,遭到歧視在所難免,而兒童的心理承受能力較低,在被成年人瞧不起后,往往有懈怠或放棄的心理,這無疑是小先生制推行的一大阻力。

  其次,從教授對象來看,也是阻力重重。找學生困難的同時找到學生流失也十分嚴重。找不到學生也是小先生面臨的一大苦惱,一些小先生在作文中道出這一難處,有位小先生說他找的學生是一個十五歲的窮孩子,這個孩

[1] [2] [3]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黄色片